『你跟段王爺一樣,對每一個都是真心的。』

嗯,說話這麼直接的朋友在我身邊確實沒幾個,尤其是親身參與過我那『轟轟烈烈』遊戲人生階段的,恐怕一隻手來數都嫌多了。

小樹桑,這一個傳奇性的人物,在當年的北北台第一高等學府(基隆第一大學),可也是個活躍人物,也多虧了這傢伙,才讓我這個八杆子打不著邊際的人也跟這所學校有了關連。

那時,我即將邁入二十四歲,歷史上我最青春無敵的片段。

一個剛從純樸東部小漁港調到基隆港灣的菜鳥小中尉,剛經歷過人生最【深刻】的情殤,時間與空間的孤立無援,讓我開始嘗試從網路上尋找心靈上的慰藉,也正因為如此,才會在當時的黃檸檬BBS上認識了小樹,同樣是雙魚座的網友。

轉眼間馬上就要橫跨十年的記憶,昨晚跟小樹的閑聊中赫然又找回了不少,那些瘋狂抑或是荒唐的歲月,呵呵。

面對過去的自己,我坦然承認那段時間我確實很愛玩,無論是哪一種世俗定義的愛玩,對我來說,都已經自我合理化為『青春無敵、體驗人生』,現在想想,確實有點誇張也有點愚蠢。

但是,終究是過去了,無論那些經歷過的人事物帶給了我些什麼,或者我又帶給了他們些許什麼,隨著逐漸沉積的時間,都變的模糊與恍惚,如果不是小樹,我還真的記不起來「原來我早在當年就已經在基隆某旅館開過房間了」,更別提很多很多尷尬到讓我寧願沒想起來的
一夜情。

『你就跟段王爺一樣,對每一個都是真心的,我認為。』

『但是,你也跟段王爺一樣,喜歡周旋於眾多紅粉知己當中。』

這兩句話,貼切寫實的為我當年的行為做了最佳的注解說明。

哈哈,摸摸鼻子我只有大方的承認,沒錯,我確實是這樣的一個人。

潛藏的雙魚特質,讓我習慣於去對人好,去付出我那氾濫的關懷與溫柔,從中獲得體驗自我存在的証明,這似乎一直以來都是我的行為模式,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有了些許的改變或是說轉變,是什麼?我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終歸來說,你還是一個好人。』

感謝老天,最後赦免了我所有的罪惡,哈。

我說小樹桑,你很清楚的知道我這個人,感謝你這麼多年來『默默』記錄著關於我的點點滴滴,哪天我要真的想不開寫回憶錄的時候,麻煩請將你那本【醜陋的歲月記事本】借我好好參考參考喔!

不過呢,我想憑我對你的認識,你此刻的憂鬱恐非如你自己所認知的那麼單純,別讓我們擔心,好嗎?答應我這個色魔一個小小請求,請努力的、好好的活下去,千萬不要胡思亂想些有的沒的,記住喔!

別老是說我像段王爺,至少現在的我安分專心多了,不是嗎?

你這個『鍾無艷』,哈!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