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聽到一個不幸的消息,公司的某位同仁上週六過世了。

幾乎是沒有任何緩衝餘地,人就這麼倒了、走了,連一句話都來不及交代,芳齡還不到四十歲。

她還有兩個還沒上小學的孩子,兩對年邁的雙親,以及一個愛她的丈夫,一瞬間,她們都失去了生命中一個摯愛的人。

人生本就無常,還記得上上週我還跟她有說有笑吃著零食,沒想到那是我跟她的最後一面。

乍聽到這個消息,我是有點錯愕,但還算能接受,畢竟類似的衝擊已經體驗過了。

去年聽到醫生說我媽只剩下半年可活的時候,我跟現在一樣冷靜,沉靜卻又無奈地面對生命的安排。

萬幸,老媽還是熬了過來,雖然仍必須每天靠著藥物與死神賭博,但至少老媽還在我們的身邊,某種令人感恩的奇跡。

唯一不同的是,我看的更開了,對於人生、對於生死。

其實,我是灰色的,一直以來我都不曾想像我會活超過六十歲,很多很多時候我都會思考著如果下一秒我就離開了這個世界,那會是什麼樣的畫面?

所以,我身上有很多保險,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希望哪天我走了之後能給還活著的人,有更好的生活。

我的兄弟、我的侄子侄女,以及我愛的他。

我不需要有人掛念我,我也不需要什麼功德儀式,簡單的化成了灰、回歸大地即可。

如果有人不小心想起了我,那麼憑弔我最好的方式,就是看看我曾寫過的文字,感受一些當時的點滴心情,那就夠了。

或許,某種評量標準下,我逃不開憂鬱症的陰影,但終歸來說,生命無常,快樂的渡過每一天,就是我活著的最大動力。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