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破例出席了一場圈內朋友辦的『讀書會』。

為什麼說破例呢?因為按照慣性,這類型的聚會最後不是臨時變成『XX化妝保養品新品發表會』就是『八卦無敵母姊會』,所以向來我都興趣缺缺,只不過這次熬不過好友的人情攻勢,我只好點頭答應了。

果不其然,大夥到齊開場後的半個小時內,桌面上擺放的全都是各大品牌這一季最新的乳霜、面膜之類的東西,原訂的啥讀書主題早就不知道拋到哪裡去了,我看根本也不會有人真的帶了一本書來吧?(其實我也沒有^^)

眼看他們如此熱烈的交換著使用心得,我這個【邋遢的野蠻人】(他們一致通過這個封號)根本插不進話題,只好悻悻然地拿起PSP自得其樂。

也不知道誰起了頭,大膽揭露了在場的某一位朋友剛失戀,於是劇情急轉直下,『新品發表會』馬上轉型成為『八卦兼批鬥大會』,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數落那個負心漢的罪狀。

妖壽喔,原來所謂的【人神共憤】就是這副模樣,那個開口說掰掰的男人頓時變成了無惡不赦的壞蛋,什麼幾百年前他走在路上偷瞄路過帥哥這樣的罪狀都被搬出來批鬥,看著他們口沫橫飛的模樣,我看這傢伙不下十八層地獄應該無法平息這一波怒火了。

終於,有人發現了我的存在,轉過頭來請我發表一下意見,頓時有股受寵若驚的感動,呵呵~~

「聖經上有個故事很發人深省,我想你們一定聽過,」我猜等一下大概會有人問我是不是基督徒吧?「某個犯了罪的人被綁在石柱上,眾人正打算依當時的戒律拿石塊砸死他,這時候有個偉大的人站出來說,誰自認為自己沒有罪的就可以丟出手中的石頭。」

不好意思,我不是基督徒,所以忘了那個偉大的人是誰。

「這跟我們現在討論的話題有關嗎?」

「人家分手是人家的事情,你們幹麻非要搶著拿石頭砸死那個人呢?」我淡淡的說。

「你這樣說很沒道義喔,難道你是站在對方那邊的?」頓時幾道憤恨的目光向我掃來。

「聚散離合,有因才有果,難道你們都自認自己是個聖人沒有罪?」

「可是,是他開口要分手的,當初也是他先對不起我的。」苦主終於現身,雙眼紅腫地看著我,「難道這都是我的錯?」

「所謂的對與錯,要看你站在哪一個角度來看問題。」我嘆了一口氣。

「他背著我在外面亂搞,這也是我的錯?」

「男人要亂搞,通常不需要原因理由,在我看來你的錯只是因為你太仁慈。」

「我不懂,仁慈為什麼也是一種錯?」

「你們之間應該缺乏有效的溝通吧?否則你不會天真的以為包容可以換來他的回心轉意,」我頓了頓,「即使對方會回心轉意,那樣的機率大概可以中樂透了。」

「我們在一起三年多了,誰知道他竟然在外面還有一個情人,如果這樣都可以被原諒,那我豈不是活該倒楣?」

「我沒說他是無辜的或是他可以被原諒,而是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該怎麼辦?」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往往急著去爭論誰對誰錯,彷彿找到了真正的罪魁禍首之後,一切就世界太平了?可是真的是這樣嗎?那只不過是替情緒找了一個宣洩的出口,可以真正重要的事情並沒有解決。

所謂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該怎麼處理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就像大部分的【家暴案】一樣,痛哭流涕乞求原諒並不代表什麼,而是接下來該怎麼辦?偏偏大多數的受害者選擇了最不恰當的方法,用包容的心態去掩飾太平。

戀情逝去,那種痛或許真的是最椎心刺骨的,但是如何收拾殘局應該比這一切都重要。

你們是不是還有金錢或是其他方面的牽扯?對方的東西該不該打包還給他?以後見了面要不要打招呼?甚至是要不要搬家?要不要報警?這些問題應該才是該擺在第一位的吧?

感情態度成熟的人,會先處理好這些瑣碎的事情,然後才會回過頭來面對自己的心碎,只不過大部分的人需要很多次的經驗教訓之後,才會慢慢邁向成熟。

在我的三寸不爛之舌鼓動之下,『批鬥大會』終於回歸為『姐姐妹妹站起來團結自強大會』,我想這或許是我那個朋友一定要我參加的原因吧,呵呵。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veinsoul
  • 我自己覺得感情是很私人的事情<br />
    我絕對不會參加這類的活動<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