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東方不敗」中,號稱武功蓋世的東方不敗在眾人合擊之下終於落敗,在墬下懸崖的那一刻,他瀟灑地放棄了令狐沖的搭救,只留下了一句:『我要你永遠記得我』。

眼看著曾經一夜溫存的人,衣衫狂舞地墬入萬丈懸崖,那一刻,令狐沖心裡肯定五味雜陳,也絕對不只是追問:『那一晚究竟是不是你』這樣無趣的答案而已。

我沒有令狐沖的豪邁不羈,所以也無須去探究這樣的問題,只是,偶爾我會想起這樣的劇情,以及那一句話背後隱含著的深沉悲哀。

刻意地從網路上消失的這幾天,我難得地度過了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甚至沒有一個朋友打電話來關心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人去電影院看了一直找不到伴去看的【柯南電影版】。

一個人踱著步從火車站走到國父紀念館。

一個人坐在STARBUSKS的角落裡嗑完一本推理小說。

一個人騎著機車晃了整個大台北一圈。

一個人的幸福,其實簡單而又渺小,我愉快地笑著看著鏡中的我自己。

只是,回憶總是這麼不識趣地闖入我的腦海中。

我消失的這段日子,恐怕也讓某些人過的五味雜陳吧?

向來,我就不曾認為自己是個多麼偉大的傢伙,那些被人所注意到的文字心情,不過就是歲月與經驗累積下的產物,有些是有感而發,有些則是意有所指,端看每一個閱讀者用什麼的心情來閱讀這樣的文字,因此,你也或許曾在我的文字之中,發現了你自己。

愛情中喜歡與愛的分別,我已經了然於心,因此除了愛之外,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只是,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清楚的分辨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

我的溫柔體貼、細心關懷,對我而言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自然反應,並不是我刻意羅織的網,那些你所接受到的感動,某一部份早已因為交相激盪而渲染誇大。

或許,這世界上沒有人會像我這樣,全然地釋放自己的能量,卻又不自私地要求回饋,或許,這就是讓你迷惘的原因。

終歸一句話,我對你的好,最後卻變成了傷害你的罪。

這是我最不願意見到的,卻一再地重複上演。

當東方不敗墬入深崖的剎那,他只希望此生唯一愛過的令狐沖能記住自己,因為那已是絕望的愛。

我不是東方不敗,從來不敢奢望能讓任何人永遠記得我。

我只是我自己,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世俗男子,因此我絕不希望留在任何一個人心中的,只是那股絕望的淒涼與悲哀。

真的,別輕易的愛上我,否則請做好心碎的準備。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ebastian
  • 很想打電話給你<br />
    卻又覺得既然我不是你期待的人<br />
    說不定你反而不想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