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不肯錯過每一次親手幫她別上髮簪的機會。

他總喜歡在她沐浴之後依偎在她身後,順著滑嫩的背膀..頸子..耳際..縱情恣意地吸吮著青春的芬芳,然後輕輕的幫她盤起烏黑亮麗的秀髮,再用那支翠玉髮簪盤托起她的秀髮....

他總是難以自拔地沉溺在這樣的情欲中,在那個強調詩書禮教的年代裡。

她是他從小指腹為婚的妻子,卻因為媒妁之言而必須等待良辰吉時方能過門,在此之前她仍是她自己,一個他不能輕易接觸的愛人。

在她出閣的前夕村中突然闖入了一幫盜匪,燒殺擄掠之後她的嫁妝所剩無幾,她拼了命的守住身上唯一的值錢東西,同時也是她父母留給她的唯一遺物--那支翠玉髮簪!!

她的父母在那一次動亂中喪生,連一句話都來不及交代之下,她就這麼嫁入了他家,成了他父母眼中毫無身分地位可言的媳婦。

幸好,他是認真的對待她,該給她的關心與愛他一絲一毫都不曾少過,甚至更多更多,因為他知道從此之後自己是她這世上最重要的人,少了自己她可能會就這麼地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幸福美滿的生活並沒有維持多久,她還沒來的及記住夫家大大小小奴僕雜役的名字之前,又一次的烽火撩起.....

從此,她背負了鄰里口中的惡毒咒罵....

『唷~~她不知道上輩子幹了什麼好事,剛剋死了自己的父母,現在又來剋夫家..』

『她的公公婆婆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居然娶了這麼一個掃把星過門,說不定唷哪天連自己的公婆都會被她剋死喔~~』

他摟著她顫抖的身子,在她耳邊急促地說著: 『不! 不! 這一切不是你造成的! 你不要聽他們說的....你不要相信他們說的....這不是你的錯....無論如何,我都相信你!!』

丈夫的話語言猶在耳邊迴蕩,一場沒來由的怪病就這麼奪走了丈夫一家上上下下十幾口的性命.....

趁著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她幾乎是落荒而逃地離開了這個鎮上,從此失去了消息失去了蹤影。

她永遠忘不了,每一次丈夫幫她盤起頭髮別上那支翠玉髮簪時的情景,那可能是他跟她僅有的幾次親密接觸.......



『小玉,你在嗎? 』屋裡傳來一陣虛弱地呼喊。

『楊奶奶我在,你別起身來著,風涼的很,我這就來....您千萬別起來....』一個盤著兩根沖天炮髮瓣的小女娃應聲著跑進了屋裡。

『小玉....來幫奶奶坐起身....』炕上的老婦掙扎著想要坐起身,無奈使上了全力卻無法如願,只好呼喊著人來幫忙。

『奶奶,您多歇會別起身來著,風可涼的很。』小玉雖是這樣說著,還是輕輕的扶起了老婦孱弱的身子讓她倚在炕上的角落裡。

『小玉,幫奶奶梳理一下頭髮好嗎? 』

『好啊....奶奶您怎麼突然想梳理頭髮了呢? 』小玉一面小心地用布沾濕了水輕輕地擦拭著老婦的髮絲,一面強忍住酸楚地心情,畢竟任誰看到奶奶的樣子也知道她早已時日無多了。

『唉....恐怕也沒多少時間了....我自己的狀況我自己知道....我只是想讓自己還像是個人的模樣....麻煩你遞盆水給我,我想看看自己的模樣....』

小玉連忙把水盆拿了過來,在燐燐火光中讓奶奶可以瞧見梳洗之後的面容。

『唉....原來我真的這麼老了....』她撫摸著自己早已滿佈斑痕的臉頰,再也找不回曾經的青春模樣了....她深沉地又嘆了一口氣....『既然如此,那我留著它又有何用? 』就在小玉的驚呼聲中,她用力地扯開了原本盤好的髮,吃力地將那支翠玉髮簪交給了小玉....

『奶奶....您這是作啥? 』小玉雙手接著那支閃耀著脆綠色髮簪,一臉不知所措。

『你就收下吧....咳....咳....這些年要不是你照料我這個老廢物,我早就去陰曹地府報到了,哪還能撐到現在? 就當作我這個垂死的老人的一點感謝吧.....』

『不! 不! 奶奶您不要這麼說....我不能接受這樣貴重的禮物....您還是自己留著吧,它簪在您的髮上可是美麗的很呢....您別老是說自己死不死的....別這樣啦......』小玉急了,連忙把翠玉髮簪塞回奶奶的懷中。

『乖孩子,你還是收下吧....奶奶留著也沒有用了....』她黯然地看著眼前這麼一個青春無敵的小女孩,『去找一個深愛你的人....讓他幫你纏上這支髮簪吧....我想你一定....會是個漂亮的新娘子....可惜....奶奶...來...不...及...看....到....了....』

『奶奶.....您不要走.....奶奶......』小玉聲嘶力竭地哭喊著,窗外那專屬陜北的風依然呼嘯地吹著.....

奶奶闔上了的雙眼,悄悄地流下了一顆晶瑩的淚珠。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