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通知我即將接下的case是性別認同差異輔導的時候, 坦白說我真的有
點意外, 什麼叫做"性別認知差異"? 對於長久以來的輔導生涯而言, 這可是
一次全新的經驗, 當然我也很好奇這樣的認知差異的孩子究竟又是個什麼模
樣?

當我第一次見到小光的時候, 白白淨淨的模樣跟一般時下青少年沒什麼兩樣
, 至少從第一眼印象中實在不能把眼前這個害羞靦腆的男孩跟那個什麼" 性
別認知差異"聯想在一起,從他的檔案資料上知道其實小光的家境還算不錯的
, 父親是個職業軍人官階還不低呢, 母親是個公務員, 兩個哥哥都已經成家
立業了, 最小的妹妹則是北部某大學的學生, 這樣的成長背景其實並沒有什
麼特別之處, 然而也或許正因為小時後生長在一個父母都忙於工作的環境裡
, 小光比同年齡的玩伴顯的更加成熟與內斂, 但是他的心理也比那些夥伴更
來的空虛吧?

在幾次的深入聊天之後, 我慢慢的了解了這個孩子, 他開始對於性別認知產
生差異的時候, 是在小學時代的小市長選舉中, 小光天生莫名的魅力讓一些
學弟學妹崇拜不已, 而在那時候小光發覺自己對一個小學第特別有好感, 還
運用特權讓那個小男孩的班級連連拿了好幾個月的整潔冠軍......而小光的
初吻則是在國一的時候給了一個暗戀他很久的同學, 從此之後他就知道自己
跟一般人是不同的, 然而他卻不知道多年以後卻要面對這種"性別認知差異"
的問題,唉.....孩子何其無辜? 但是小光的爸爸卻始終認為這樣一個喜歡同
性別的人是天理不容的醜惡, 執意把他送來輔導機構寄望專業的輔導能讓他
"回歸正途"?? 我不禁對這樣的認知搖搖頭.....

"波老師,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某次的會談中, 小光突然問了我這個問
題。

"當然可以囉!" 我點頭允許。

"老師你認為我們這種人會有未來嗎?" 他以一種十分堅定的眼神注視著我,
讓我不由的仔細思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的答案。

"其實不論是同性戀或是異性戀, 都同樣地追求著永恆的愛情,所以你不應該
把眼光只狹隘地設定在性別上面。"

"可是, 這不正是我現在在這裡的原因嗎? 性別認知差異? 呵呵...."他笑了
起來, 神情泰然自若, 但是我卻清楚的聽見隱藏在笑容背後那一聲沉重的嘆
息。

"其實你別這樣絕望, 就專業的角度來說同性戀並不是一種病態,只是太多的
人有所誤解, 或許一段時間之後大家都能很輕鬆的接受也說不一定啊!"

"那你呢? 老師, 你能接受嗎?" 他抬起頭來望著我, 等待著我的答案。

"我當然能夠接受囉, 你別胡思亂想了。" 不得已,我只好搬出標準的專業回
答, 坦白說我有點心虛。

"那你不介意我帶一個人來給你認識吧?" 他狡獪地說著。

"呵呵....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我很好奇,這小子想帶什麼樣的人給我認識?

"你不能跟我家裡的人說喔, 明天我帶我的bf來給你看看...."他伸出手要我
勾勾小指, "先說好你不能跟我家裡說喔, 我不想讓家裡知道。"

"這麼神秘喔? 好! 我答應你絕對不跟你家裡的人說....你這麼在乎他喔?"

"當然囉!" 小光笑的很燦爛, 彷彿有種暖暖的感覺流洩出來, 我的心裡一陣
悸動。

隔天, 他真的帶了另外一個男孩來到中心裡, 這個小光口中的bf看起來比小
光成熟多了, 一問之下他比小光大了六歲現在已經在工作了, 不過看他們旁
若無人地嬉鬧著, 不難感受到在兩個人之間的那種情愫絕對不單單只是朋友
而已, 而這個小傑有著跟小光不太相同的氣質, 開朗中約略帶有點憂鬱的感
覺, 不過從一兩句簡單的言談中, 就可以發現他對於很多事情已經有著成熟
充分的見解, 也難怪他們感情這麼好, 兩個彼此互補的人能夠相知相惜, 那
也是一種難得的緣分。

之後, 我們又見過幾次面, 對於他們之間的種種過去我也更加的了解, 不過
隨著更深入的進入這樣的世界, 我竟然開始惶恐了起來, 我該如何跟他父親
交代? 我拿什麼來說服這樣一個固執的父親這樣的孩子是正常的? 儘管小光
這個case只是我手上幾個案子其中一個, 我大可不必花太多時間在他們身上
, 但是我還是花了很多的時間去了解小光、小傑, 和那個我自以為熟悉實際
上卻很陌生的世界, 我無法解釋這樣的行為, 真的......

一個月過去了, 對於小光的報告我一直無法動筆, 那些書本上的專業素養要
硬生生的套諸於他們身上, 坦白說我覺得有點殘忍, 而自我良心不斷的告訴
我,他們其實跟一般人沒有什麼不同....於是我困惑了....直到那個晚上...

第三十八次的會談, 我刻意選在一間氣氛不錯的餐廳裡, 畢竟老是在那種冰
冷的會談室裡是很難引起他們的興趣的, 能夠讓對方放鬆心情的地方是會談
的第一步, 手冊上不是這麼說的嗎?

趁著小傑上洗手間的時候, 小光悄悄的地向我使了個眼色,"老師我要告訴你
一個秘密喔!"

"這麼神秘? 不能讓小傑知道嗎?"

"對! 我怕他會擔心...." 他猶豫了一會才緩緩地說,"老師, 我想我快死了.
...."

原本正準備吞下一口牛肉的我霎時動彈不得, 怎麼可能? 這小子怎麼沒頭沒
腦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不要胡思亂想, 什麼死不死的...呸呸呸..."

"真的!" 小光肯定的眼神讓我驚慌, "說出來不怕你笑, 我的那個...你們叫
做鼠蹊部的那的地方啦....長了一個硬硬的東西....我好怕喔....我已經一
個星期不讓小傑碰我了....老師....我覺得我快死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不要這麼想, 先去看看醫生吧, 搞不好只是什麼皮膚症狀
被你自己弄得好像是什麼絕症一樣.....我叫小傑陪你去看醫生吧!"

"不要! 千萬不要....老師你千萬不能告訴小傑...."他近似哀求的眼神讓我
實在於心不忍, 只有點了點頭.." 你答應我了, 不可以黃牛喔!"

"我不會的, 不過我要你明天就去做檢查,我有一個朋友在榮總我安排你去讓
他檢查一下, 在結果沒有出來之前不要胡思亂想的!!"

"好的!" 小光答應了, 而這時候小傑正好回座位來, 所以我們也就沒再多聊
些什麼了, 而飯後我們彼此都有自己的事情於是就互道再見各自回家了。

而那一天之後, 小光究竟有沒有去檢查我無從得知, 因為臨時又發生了一件
受不了課業壓力而自殺未遂的案子轉到我手上, 我只好把時間全部投注在那
個可憐的學生身上, 也取消了幾次預定跟小光的見面, 所以當小傑出現在我
辦公室的時候, 我真的嚇了一大跳!! 小傑的臉色很晦暗,我的心情也逐漸下
沉......

"波老師.....你之不知道小光最近怎麼了?"

"很抱歉...我最近在忙著另外一件事情喔, 怎麼了呢? 看你的臉色似乎發生
什麼事情了是吧?" 我小心翼翼地詢問, 其實我擔心的是小光的病情....

"他這一陣子對我很冷淡....我問他他也不說....." 小傑緊張的看著我,"連
我昨天好不容易才裝潢好的新家請他去看看, 他都意興闌珊的不願意去....
老師....你知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了? 我好擔心他......"

看著眼前這個跟我也差不了幾歲的大男孩, 我真的很想告訴他小光病了, 但
是答應過小光的話我怎麼能反悔呢? 我只有試著安撫小傑的情緒,"也許這只
是他這一陣子心情不好吧?"

"不!" 小傑堅定的搖頭, "我有感覺他是故意的...我甚至覺得他刻意讓我生
氣.....以前的他不是這個樣子的....."

"你相信他嗎? 或許說你相信愛情嗎?" 不知為何的, 我脫口而出這句話。

小傑先是楞了一下, 隨即用力地點了點頭, "無論如何我相信小光!"

"所以也許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你們彼此之間應該多溝通,這才是解決問題
的辦法!"

"我會去試試看的。謝謝你了!" 小傑跟我握了握手之後有點釋懷地走了。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 一種職業性的不安馬上從腳底席捲全身, 小光是不是發
生什麼事情了? 我直覺馬上想到一定是檢查的結果有了消息....於是馬上打
了個電話給那個榮總的朋友。

"請問梁醫師在嗎? 我是他的好朋友...." 在通報了自己的姓名之後,我只有
無奈地等待著...等待著....好不容易聽到一個匆匆忙忙的腳步聲,接著話筒
裡便傳來一陣急促的話," 我是梁風, 請問哪位?"

"梁風,是我, 許清波......我想問問看前幾天你幫我介紹去的那個小朋友作
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小朋友?.......喔....你說的是那個叫什麼光來著的人是吧?檢查報告早就
出來啦? 怎麼, 他沒跟你說喔? "

"沒有啊.....況且我最近在處理另外一個案子, 所以一時間忘了問問你結果
如何? 怎麼? 聽你的語氣似乎.....有問題是吧?" 坦白說我已經開始做好心
理準備接受殘酷的消息。

"這個....這個.....你知道我們醫院規定某種程度以上的病情是不能透露給
非病患親屬關係的人知悉的.....你真的讓我很為難....." 梁醫師猶豫了好
一會仍然無法決定該不該說出來。

這下我可急了, "不管! 憑我們的交情有什麼不能說的,更何況我的這個小朋
友最近行為舉止有點反常, 我若是不知道他的檢查結果, 我怎麼幫他作輔導
呢? 你就破一次例吧! 更何況我以人格保證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快告訴我啦
!!拜託拜託....."

"嗯......" 梁醫師認真的考慮了一下, 終於嘆了一口氣說:"好吧,我告訴你
好了.....你的這個小朋友我原本也不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要有心理
準備...."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