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 你說吧!"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準備承受接下來的答案。

"我原本只是懷疑某種花柳病的,但是我不放心的要他作了電腦斷層和切片化
驗,結果出人意外的他的淋巴結裡居然有癌細胞....."

突然間我彷彿被雷劈中般轟然, 整個人愣住了, 癌細胞? 這種事情未免太巧
了吧? "梁風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拜託, 這種事情誰敢開玩笑啊? 不過你別太緊張,目前他的症狀還算是早期
, 只要按部就班的治療, 復原的機率是很大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了....." 我頹然地放下電話,這下我該怎麼對小傑說
? 甚至我該怎麼對他父親說? 天啊.......

晴天霹靂的消息並沒有讓我慌了手腳, 多年來的專業素養立刻發揮了作用,
我連忙打電話給小傑, 謝天謝地的是電話是小光接的。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實在忍不住提高了我的聲音。

"老師.....你知道了....." 小光的聲音帶有濃厚的鼻音, "對不起....其實
我並不想瞞你....只是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突然間我驚覺到我這個專業的輔導員怎麼這麼粗心大意, 竟然忽略了小光他
自己的感覺而妄加責難呢? 這個時候最無助的人是他, 最需要幫助的人是他
, 而我竟然忽略了他內心是多麼的無助與害怕....我讓自己的語氣和緩下來
,"對不起, 我不是要說你什麼, 只是我很關心你.....唉...."

"我知道老師你很關心我......" 小光哽咽地說, "我這幾天一直很害怕就這
麼死了, 我才剛滿二十歲, 人生才剛開始, 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

"小光, 你別這樣說, 你的症狀算是初期的,我問過醫生只要按時治療治癒的
機會很大的!! 小傑在不在? 我要跟他說...."

"老師....我還是很怕...." 突然間話筒被搶了過去,"老師我是小傑,我馬上
帶他到你那邊去!"

小傑的做法是對的, 當一個人慌亂無助的時候, 找適當的人來求助往往可以
避免一些悲劇的發生, 於是我趕緊聯絡中心裡對於這方面比較有經驗的人來
協助我, 另外一方面我又跟梁醫師通了電話, 跟他安排後續追蹤、開刀等等
的事情......

沒多久,小傑果然帶著小光來到中心裡, 他們兩個一看到我馬上就哭了出來,
"老師....我不想死...." "老師....我不要小光死....."這樣的畫面讓我也
忍不住流下淚來。在癌症輔導專家的詳細解說下, 他們總算是止住了淚水,
好不容易才讓已經慌成一團的他們冷靜了下來, 認真的開始計劃接下來一連
串的治療過程, 看著他們不放棄希望的眼神, 我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

接下來的一個月裡, 小傑總是避著小光的父母陪小光按時到醫院作放射線治
療、吃藥...生活作息正常, 他們也開始去接觸有關於癌症的事情,甚至小傑
還拿了一些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偏方要我問問梁醫師有沒有用, 連醫學專刊他
都開始看了起來....這樣的日子對他們來說其實都過的很痛苦, 像是一個等
待判決的犯人苦苦等候著生與死的定奪.....不過越是了解越多,小光越是希
望小傑離開他, 儘管小傑苦苦哀求小光讓他照顧一輩子, 小光始終不願點頭
,其實....我知道....我知道他是不想耽誤小傑......

也許是醫學方面的書籍看多了, 小傑有天突然告訴我說他想補習重考醫學院
,因為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能夠拯救生命是一件多麼神聖與光榮的事情,更何
況他若是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不能保護, 其他的事情對他來說更是一點意義都
沒有! 人家說久病無孝子, 在小光小傑身上我卻看到另外一種人性的光輝,
小光的父親原本對這個兒子就有成見, 這下得了癌症他更是不願意前來探望
, 還說什麼:"反正也差不多了, 有什麼好看的。" 這樣每每把我氣的要死的
話來, 反而小光的母親總是默默地到醫院去關心兒子的病情, 但是以小傑這
樣的身分對小光所作的種種, 我真的只有感動兩個字可以形容......

就這樣過了快一個月, 在醫生確定癌細胞似乎沒有擴散的跡象之後, 小光就
進了手術房開刀切除癌細胞, 手術一切正常, 當然所有人都很樂意見到這樣
的結果, 而小傑更是夜以繼日地不眠不休地照顧著小光, 而且定時每個月都
回醫院去追蹤檢查, 這樣過了大半年的都一切正常, 我心想這個難關總算是
被他們兩個一起克服了!! 眼看一切都慢慢的步入正軌,而小光更是直接搬出
家裡跟小傑住在一起了, 我曾經探訪過小光的父母, 他爸爸對我還有點不甚
諒解, 懷疑我怎麼沒能讓他兒子"恢復正常"....真是的....而他媽媽則是關
心小傑能不能好好的照顧小光, 在我一再的保證之下, 他媽媽總算是放下心
來.......於是乎, 我將整個報告一五一十的照事實敘述之後呈了上去,算是
把這個輔導案給結束了。

接下來我又忙著其他的輔導案例, 漸漸地把小光小傑和這一段日子的點點滴
滴全都留在了日記簿裡, 記憶裡慢慢的淡了....直到那年聖誕節前夕的一個
夜裡, 小傑臉色慘白地出現在我辦公室裡..........

"老師.....小光昨天突然昏倒了....."他顫抖的說著小光怎麼突然在散步的
時候昏厥過去、怎麼送上救護車、怎麼被醫生診斷需要進一步觀察的情況,
"醫生在他的背部摸到兩個硬塊....."

我幾乎是立刻抓起了電話馬上打了個電話給梁醫師, 要他馬上安排小光作一
次精密的電腦斷層掃描......

於是乎, 聖誕夜裡一陣呼嘯的救護車穿過滿城的歡樂氣氛, 把小光緊急地送
入了加護病房....在大家都興高彩烈地慶祝著聖誕節與新年到來的時刻裡,
小光只有抱著小傑在幽暗的病房裡度過不知道還有多少個明天的明天......

再一次的開刀之後, 發現原本的癌細胞竟然無聲無息地擴散到了全身, 在脊
椎左側的一個黑色淋巴結裡, 我們發現了讓小光徹夜痛的無法平躺的元兇..
..看著一個接著一個被發現的黑色淋巴結, 彷彿正開懷地恥笑著醫學的蠻荒
與人類的無知......那一夜我握著小傑的手在病房外面整整守候了一夜....

很快的, 元旦新年到來, 對小光與小傑來說這很可能是他們共度的最後一個
新年, 於是在徵詢小光母親的同意之後, 他們放棄了化學治療的機會而改尋
求中醫的治療, 小傑把小光帶回家裡, 試著一種又一種熱心人士提供的偏方
, 企圖創造那不被西醫承認的奇蹟......

隔了一個月, 小傑帶著小光來跟我告別, 小傑說要帶小光去環島, 他不想要
小光每天都在昏暗的室內度過, 我沒有多說什麼, 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們
相識對我來說已經是個值的感謝的機緣了, 因為從他們身上我看了更多人性
中已逐漸隱沒的光輝....我忍住淚對他們揮了揮手, 祝福他們玩個痛快, 那
一次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小光的笑容.......


再一次見到小光, 是梁風通知我小光病危的那一天.......

急診室裡的小光全身插滿了不同的管子, 全身浮腫的快要認不出來躺在上面
的, 竟是那個我熟悉的陽光男孩? 他看到我了, 不知道是全身痛的讓他流出
眼淚還是因為不忍心被我看到他現在的樣子? 看著醫生們不停地輸血量血壓
、不停地在一根根管子裡注入不同顏色的藥劑, 我的心好痛, 好心痛這樣的
孩子需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小光的媽媽已經昏厥被送到另外一間病房去了, 整個急診室裡只剩下我跟小
傑勉強可以算的上是小光的親人, 小傑一直雙手緊握著小光早已浮腫的恐怖
的手不放,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的旅行只逛了半個台灣, 還來不及去東部海岸
時小光的身體就撐不住了....而小光一直沒有答應小傑照顧一輩子的請求,
甚至還要小傑趕快離開他這個沒有明天的病人....我不知道天底下的愛情是
不是一定要刻板的區分為異性之間的算是正常的感情, 我只知道看到他們如
此的用生命證明了愛情的價值, 光是這一點我就真的覺得好慚愧好慚愧, 在
他們面前我一點價值都沒有..........

還來不及親手將自己寫的春聯貼上門扉, 在剩下幾天就過年的農曆年前夕,
小光靜靜的走了, 沒有驚動太多人.........

直到最後一刻, 小光還是沒有答應小傑, 在白布緩緩的蓋上之前, 小傑從口
袋裡掏出了那枚他已準備了很久的戒指, 溫柔地套在小光的手指上........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