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世代,甚或是更早,對於火車的記憶,應該都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吧?

小時候,每到了寒暑假,我都會到台北的爺爺奶奶家來玩,而且都是坐那種幾乎要一整天的平快車。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花上一整天坐車,當然是一件很愚蠢又沒效率的事情,但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那一段車程卻是快樂的時光。

當然,其中包括了好吃的鐵路便當。

隨著時間流逝,童年的種種,如今只能在回憶中追尋,參雜了某種無奈的傷感。

畢業後進入了社會,搭上火車的機會越來越少,因為時間不允許這樣的閒情逸致。

今天,為了參加同學在桃園的喜酒,終於又坐上了火車。

當車行經大漢溪河床的剎那,我甚至有種時空恍惚的錯覺,兒時的記憶似乎鮮活了起來,那種捨不得離開台北城的遺憾。

火車快飛,火車快飛….童年也越來越遠了….

或許是複雜的傷感吧?今天喝了不少,以致於回到台北後昏睡了五個小時。

夢中,似乎又聽到了熟悉的「摳咚摳咚」的火車奔馳聲…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