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術中 "的小紅燈亮了起來, 我頹然地倚在手術房外的牆上, 隱隱約約還能
聽到裡面急促地交談,剎那間, 一股極度不安的恐懼席捲而來.......

X X X X X X X X X

" 你會飛嗎? "
這是那年夏天我聽過最怪異的問題,也是我和她之間的第一句話。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 我又不是超人, 怎麼會飛? " 你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表
示贊同, 隨即卻沈默了起來, 我正感到納悶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這麼奇怪的
人存在? 沒想到你的怪問題又來了..."那你會不會十分嚮往那種飛翔在雲端的
....感覺? "你以一種十分嚴肅的神情說著。

我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如果要問我什麼政治啊經濟的, 還是北高市長選舉
的話題也就罷了, 你這算是哪門子的問題啊? 還是想釣人的藉口? 我本想一走
了之的, 但是看到你那殷切期待的眼神又不忍拒絕, 於是乎我只好把萊特兄弟
的故事搬了出來, 從他們如何對飛行的渴望到最後發明了飛機盡可能的說
明, 只是你似乎並不欣賞我說的故事, 懷疑且理直氣壯的問:
"我並不是說那種坐在冰冷金屬裡面,而是自由自在的飛翔, 就像超人啊!"

天啊! 我真有一股想掐死人的衝動, 以十分不客氣的語氣一舉否定了你的問題
, " 你瘋了嗎? 從來沒有人不藉著機器可以克服地心引力而飛翔的, 你別傻了
好不好? "

然而我瞬間就後悔了, 後悔對你用這麼嚴肅的語氣, 或許把你僅存的一絲幻想
抹殺了, 我多麼希望不會傷害到你的心靈, 但是來不及了, 深沈的陰霾迅速的
襲上了你的臉龐, 讓你原本就黯然的眼神如今更顯得失望與難過.....

不免責怪自己對一個素眛平生的人為何要這麼殘忍? 只好硬著頭皮滿懷歉意向
你道歉, 並且解釋說即使從前沒有,但未來或許就會有可能實現的啊!在我左一
聲對不起右一聲抱歉, 再加上比手畫腳的賠罪之下, 你總算是喃喃地說了聲"
沒關係, 不怪你..." 這時心中的自責才算是輕了些。

為了彌補心中深深的歉疚, 所以我決定要多陪你一會以紓解你心中的鬱悶, 沒
想到這多陪你的幾分鐘竟牽引出那一季難忘的記憶!!你總是略帶孩子氣的央求
我, 要我帶你到我最喜歡去的淡水海邊欣賞落日餘暉, 即使再怎麼忙我總會抽
出時間來達成你小小的願望, 說也奇怪, 對你總是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究竟
是什麼樣的感覺也說不上來.....

漸漸的和你熟識之後, 才發覺你總是出神地望向遠天, 從你母親那終於知道了
這個祕密的真相: 你原本有一個哥哥, 從小便立志要遨遊於藍天白雲之
上, 長大之後如願地當上了飛行員, 終於償了長久以來的夙願。然而, 有
一天....那是一個飄著毛毛細雨的早晨, 你哥哥神采奕奕地出門後, 就再也沒
有回來過了......飛機在空中爆炸, 機上人員全部罹難無人倖存,
機體連完整的殘骸都找不到, 只有在零星勉強找到一丁點血肉, 現場全
部都模糊了-漫天的血雨、淒厲的哀嚎和那止也止不住的淚水
...... 從那天起你變了, 變得有點茫然有點麻木, 彷彿這世界上再也沒
有什麼可以引起你的注意和關心, 以致於接下來的三年漫漫歲月, 你是在精神
療養院裡渡過的......
x x x x x x x x x

手術室外是一條長長的迴廊, 盡頭有一扇兩尺見方的琉璃天窗, 街上的霓虹和
喧囂勉強從天窗中溜了進來, 此刻的我能做些什麼呢? 一門之隔的我能做些什
麼呢? 只能像個洩了氣的球癱在牆角, 沒有信心也沒有勇氣抬頭看看牆上的鐘
, 只能讀著自己的心跳, 我不禁掩面卻彷彿還看見泉湧的鮮血從你的嘴角、胸
膛狂瀉而出.......
X X X X X X X X X

"喔! 對了, 你有沒有作過一種從高處落下的夢呢? " 某一個豔陽午後,你又天
真的問了這個問題。

" 拜託你喔!別老是問這種問題好嗎? 那種夢我沒做過, 不過呢,掉錢還是踩到
黃金的夢我倒是常作的唷! " 你聽完忍不住噗嗤笑了起來, 笑容是如此的天真
燦爛, 茫然的眼神閃爍著久違的光采, 雖然隱約中感到你話中帶有一絲詭異卻
又說不上來為什麼, 看到你難得如此快樂的神情, 所有的不安就暫且忘了吧?!
我這樣答應自己!!

那天黃昏, 我們又來到淡水, 就在夕陽臨沒入海面之際, 你沒頭沒腦的看著我
說:"你知道嗎? 我竟然開始寫日記了耶! 夠神奇了吧?!" 我的大小姐呀! 我又
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 哪會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只好以苦笑代替回答。沒想到
你竟然淘氣捏了我的鼻子俏皮的說:"你喔! 真是白癡的可愛極了!"話還沒說完
, 你就自顧自的玩起沙來, 留下一臉錯愕不解的我.....
X X X X X X X X X

『手術中』的紅燈悄悄的熄了, 魚貫而出的醫生不慎驚動了畏縮在一旁的我,
好不容易把思緒從記憶中拉回到現實, 卻不小心撇見了躺在手術臺上的你, 表
情仍是那麼的寧靜安詳,就像是你我初見的模樣, 只是你的臉色著實慘白地讓
我驚惶。急忙趨步趕上了醫生想要詢問你的狀況, 面無表情的醫生把
一件染滿了血跡的東西交給了我, " 這似乎是要交給你的, 裡面都是你
的名字。"突然間, 我的手指忍不住顫抖起來, 彷彿這東西
變得好重好重, 幾乎就快從手中掉了下去.....

我鼓起勇氣, 揭開了這看起來像是一本書的卻已沾滿血漬的扉頁, 天啊! 這..
..這竟是你的日記....而日記第一天竟是你我初識的那一天!!你如此記錄著:"
今天, 在河堤上遇到一個傻瓜, 真是傻的可愛極了......怎麼辦?....我想...
..或許我已經喜歡上他了, 怎麼辦? " 咚!的一聲, 日記簿重重的跌到地上...
"喜歡他"、"喜歡他"...這三個字不斷的在長廊中迴盪,像是一把鋒利的劍不斷
地刺入我的心窩....我呆住了! 我真的不知所措, 我竟然不知道你......

淚, 毫不留情地奪框而出, 瞬間淹沒了複雜的情緒.......
X X X X X X X X X

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擲出手中的花束, 看著它輕巧的落在海面之上, 然後被一個
突如其來的浪所吞沒, 蔚藍的海面依舊保持著亙古的永恆寧靜, 這是你最喜歡
的黃玫瑰呀! 你收到了嗎?

你, 收到了嗎?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想飛的女孩
  • 嗯!我多少聊解她的心情.
  • 想飛的女孩
  • 嗯!我多少聊解她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