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提到人名、機構團體名稱均為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

「知道了我的真實年紀,你還想追我嘛?」她徐徐地呼了口煙。

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現在的男生都是用這種方式釣馬子,但是我不
是,至少當我穿著〔器官捐贈推廣協會〕的背心的時候,我不會作
這檔子事的。

所以我慎重地告訴她:「小姐,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器
官捐贈推廣協會的義工,我只是向你介紹這張器官捐贈同意卡而已
,所以.....」

「哦?」她尷尬地笑了笑,「我以為你跟那些無聊男子一樣....也
難怪,看你應該才二十出頭吧?」

「對呀,我才二十一歲,輔大社工系大三學生,這也是為什麼我會
在這裡的原因。」我義正辭嚴地辯解。

「所以這是你暑假打工的方式?社工系?」她總算是正眼看著我,
眼神透露出些許的訝異,「既然你是社工系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興
趣聽聽一個故事?」

我看了看眼前的這名女子,儘管有著逼近四十的年紀,但是光從外
表實在難以判斷出眼前的風姿卓卓的女子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過去?
這下可引起我的興趣了,一方面由於今天不是假日敦南商圈的人群
稀稀落落,眼看是不會有什麼好成果了;另一方面為了下學期的社
工報告著想,我實在不願意放棄這樣的機會,聽聽書本上學不到的
真實。所以,我脫下了協會背心,隨手拉了張椅子在她身旁坐了下
來,「希望不會耽誤你的時間。」

「時間? 呵呵....」她無奈地笑了起來,「我現在擁有最多的東西
卻也是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不介意喝杯咖啡吧?」

我搖了搖頭。

「麻煩給這位小朋友一杯拿鐵,」她轉頭吩咐跟吧台邊的服務生,
「我可不願意太多的咖啡因謀殺了小朋友的健康。」

於是,2000年某個陽光炙熱的午後,一場突如其來的邂遘,兩
個毫無關係的人卻在彼此的生命中有了交集。
x x x x x x x x

「我念的是五專,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發覺了自己的另一項長處,
那就是勾引男人的本事。」她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很奇怪是吧?
但這卻是事實,如果談戀愛也可以換算成分數的話,我想我戀愛學
分鐵定比我的任何一科分數要高太多了。」

她自顧自地吸了口煙,「正因為玩的太過火了,所以畢業成績簡直
看不下去,也讓我後來找工作費了很大的勁,不過還好,憑我的姿
色最後還是讓我找了個小公司秘書的工作,也還算過的去啦,反正
身邊總是一堆揮之不去的蒼蠅,呵呵,希望這麼說不至於引起你們
男人的抗議。」

「不會呀,反正我不是這樣的人就是了。」其實她說的也沒錯,憑
她的外貌實在夠讓普通的男人垂涎欲滴的,只是儘管如此,還是難
掩眼角留下的歲月痕跡。

「我想你一定以為我來自什麼破碎家庭,但是你錯了,我的家庭美
滿的很,而且我是獨生女,會變成今天這樣完全是我個人的因素。


「聽起來還算不錯啊?」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嗯....或許吧?我光明的人生到此為止,」她無奈地笑了笑,「
我那個秘書的工作還坐不到一個月就換了個工作,你猜猜看我換了
什麼工作?」

「咦?」這下可真的把我問倒了,我怎麼會知道她又換了什麼工作
?只好誠實地說不知道。

「呵呵,我想你也不可能猜的到的,因為我換的工作是你永遠不可
能從事的工作,」她狡獪地眨了眨眼,「因為我換的工作是--情婦
!!」

我愣住了,這也算是〔工作〕?

「Why?因為那個老闆強暴了我!他為了稍稍彌補心中的歉疚,
他讓我辭去了工作搬進了他租來的房子,專職地作他三、五小情人
。」

「三五情人?我不懂....」我實在是被她弄糊塗了。

「就是每個星期三、星期五的情人,沒辦法,其他時間他要回家去
當他的好丈夫,我只能乖乖地等著每一次星期三或星期五,這就是
我所謂的三五情人」她徐徐地噴了口煙,「這就是我的新工作。」

「這不是個好工作。」我不知道該同情她還是該用怎麼樣的角度來
看她這個人?

「不用替我難過,因為我後來還是離開了他。」她捻熄了那根只抽
了一半的煙,「因為我發現我不過他慣用手法下的其中一個受害者
,所以我最後直接跟他老婆攤牌,乾淨地結束這段畸戀。」

「那我應該恭喜你了?」我覺得她欲言又止的神情中似乎代表了還
有續集。

「可惜的是這次的經驗並沒有讓我得到什麼教訓,我後來的工作還
是脫離不了這樣的軌跡。」這一次,她很誠實地投以抱歉的眼神,
「我似乎跟特種行業的人沒什麼分別,跟一個又一個不同的男
人上床,用我最原始的本錢換來優渥的生活。」

「對不起,我無意批評你的行為,但是你難道不曾想過跳脫這樣的
命運?」我一直認為很多事情其實是可以改變的,更何況她擁有絕
對的自主權。

「小朋友,你想的太簡單了,」她喝了口咖啡,「在這樣一個人吃
人的現實社會,只靠夢想是活不下去的!!你以為我真的這麼自甘墮
落?告訴你吧,我不是沒有認認真真的找過正當事情來作,但是那
些西裝畢艇的背後,往往藏著一顆卑鄙污穢的心。」

她繼續說著,「我不否認這世界上或許真的有天使存在,但是我已
經下過地獄一次,我的人格我的尊嚴早就被那個奪去我貞操的人一
起奪走了。表面上那些男職員們對你是百般討好,其實還不是為了
得到你的身體,甚至是藉此炫耀他們的能力,唉....所以我選擇了
繼續在地獄裡沉淪。」

「所以你一直....一直是別人的....情婦?」我實在難以理解,為
什麼她選擇了沉淪?「還是你已經失去了追求愛情的能力?」

「失去追求愛情的能力?」她咀嚼著這句話,「我想我失去的可能
還不只這些吧....」

「所以你不曾真心愛過?」坦白說我無法想像一個沒有愛情的人生
究竟會是怎麼樣的枯燥乏味?我不敢想也不願意去想。

「別這麼瞧不起我!!」她抗議,「我沉淪在情慾的漩渦裡並不代表
我的過去也都是這麼的混亂!我也是有過真心戀愛的人....那是我
專二的時候......」她又點燃了另一根煙,煙霧飄渺中她彷彿陷入
了時光的隧道中.....

x x x x x x x x

「小茹,那隻牛又來找你了。」大嘴婆探出頭來誇張地喊著。

其實,她根本不需要這麼誇張的音量,社辦不過只是四坪不到的空間
,隨隨便便說句話口都是清楚的很,之所以要這麼大嗓門地喊其實
是故意要給他難堪,這也是小茹事前交代的。

果不其然,社辦裡頓時爆出轟然的笑聲,「唷~~羅密歐來找茱麗葉
囉?」、「牛郎來找織女囉?不是一年見一次面嘛?七夕這麼快就
到了?」......杵在門口的阿牛當然是全部聽在耳裡,臉上盡是尷
尬萬分的表情,這下也顧不得什麼了,匆匆地將手中的禮物交給大
嘴婆 「請幫我交給小茹」扔下這麼一句話後便紅著臉跑開了。

看著阿牛落荒而逃,社辦裡又響起了一陣轟笑,其中笑的最燦爛的
居然是小茹?!

不知道阿牛打哪來的毅力和勇氣,居然也跟學校裡的眾多男生們一
樣痴痴地守在小茹的身後,幻想著哪一天能夠成為小茹身邊的白馬
王子,和她一起共度美麗人生,然而他們或許不怎麼知道,小茹的
白馬王子其實常常換人做做看....

小茹的後援會〔或是稱作親衛隊〕中,就屬阿牛最不搭調了,身高
雖然也有一百七十幾,但是一看他臉上那種憨樣,大多數的女生應
該都會「保持距離」吧?也正因為如此,小茹對於阿牛的殷勤追求
實在是消受不了,偏偏那股傻勁卻又怎麼也澆熄不了,無奈之下小
茹只好採用比較殘忍的方式企圖讓他知難而退,只是沒想到後來大
夥居然以取笑阿牛來當作生活上的消遣,一切也都因此而改變了。

專四的最後一次期末考,不知道哪個豬頭教官出的主意"隨機入座"
,小茹旁邊的四個黃金座位其中有三個不巧安排的是女生,而唯一
的鑽石座位居然就是咱們的悲劇天王--阿牛。相對於其他恨的牙癢
癢的人而言,阿牛其實並不會特別高興,畢竟這只不過是一場考試
,所以他依然如往常一樣的準備應考,殊不知一個無情的陰謀正悄
悄的準備降臨在他身上。

....鐘響前十分鐘,當大夥正努力的畫滿整張考卷的時候,一團紙
條突如其來的丟到了阿牛的桌面上,振筆疾書的他停下筆來看了看
四周,也不知道是哪個同學準頭太差居然丟到自己的桌上??不過看
了看同學們似乎都沒有反應,阿牛心想管他的連看也不看就收到抽
屜中了,沒想到就在這一剎那坐在他左後方的同學舉起手來大喊:"
教官,有人作弊!!" .............

所有的一切就這麼改變了。

x x x x x x x x

「後來呢?」突然之間,我覺得心中有股怒氣。

「阿牛被記了支大過....」她優雅的吐了口煙圈,「因為他沒辦法
解釋為什麼那張答案紙條會在他抽屜裡,而他似乎也懶得為自己辯
解,所以他乾脆自己辦了轉學回他家鄉去唸書了。」

「這樣不是正合你意?你不是剛好少了心頭上的煩惱?那你還難過
什麼?」坦白說我對這樣的行徑只覺得卑鄙到了極點。

「你....」她搖了搖頭,「算了,我只想告訴你這件事跟我無關!!
完全是那些忌妒他的男生們想出來的餿主意,他們以為這樣會讓我
高興,可是他們錯了!!」

「錯了?」我無法置信這樣的答案。

「唉....當阿牛離開了之後,我才發覺彷彿失去了些什麼,和那些
只顧著把我征服的男生比較起來,他對我的好完全不帶有任何目的
,只是真心的希望我快樂,而我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習慣了他這個人
的存在,習慣了他會三不五時守候在巷子口陪我走那一段沒有路燈
的暗巷、習慣了他會當個專心的聽眾聽我罵那些無恥的男生又對我
毛手毛腳、習慣了他總是會在我低潮的時候說那些不怎麼好笑的笑
話....最後,我終於發覺了其實我的生活裡已經不能沒有他這個人
了,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她眼角開始濕潤了起來,「
我想那或許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有著那樣的感覺....或許也是唯一
的一次....」

「唉....」先前的怒氣早已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沉的悲
哀,為什麼一定要失去了才會開始珍惜?為什麼總是要開始想念了
才發覺懷中已不再溫暖?是不是愛情就一定要走過這一段?是不是
沒有辦法避免這樣的悲哀?

to be continued....

「那你可以去找他啊?」我發問。

「我要怎麼找他?請問你我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找他?」她又呼了
口煙,「當初他可是因為我而轉學的,你可知道在他們那種鄉下地
方因為作弊而轉學是多麼嚴重的事情?我還有什麼臉去找他?」

「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所以你的最愛變成了你一生的遺憾
?唉....所以你變成了一付沒有靈魂的軀體,沉淪在不同的情慾國
度裡?唉....」我搖了搖頭。

「老天是公平的....」她喃喃自語,「不過這卻變成了最殘酷的生
日禮物」

「發生了什麼事?」我的腦海中掠過一絲的不安,「為什麼你這麼
說呢?」

「你一定會笑我很沒用,直到畢業整整十年後我才終於鼓起了勇氣
去見他....」她勉強擠出一絲苦笑,「沒想到這次居然是在醫院中
見到了他....」

「不會吧?」我不敢相信居然會是這樣的再見面?真是情何以堪..

她沉默了下來,凝望著遠天的雲朵出神,或許是過去的記憶太過沉
重的關係吧?我沒打擾她靜靜地喝著我的咖啡。

「他出了車禍....」她簡短的說出了令人遺憾的結果,「直到現在
他仍然沒有清醒過來....」

x x x x x x x x

除了急診室之外,醫院裡的走廊本來就該保持安靜的,可是現在卻
傳來急促的「蹬蹬蹬」高跟鞋根撞擊地面的聲音,看來這個人鐵定
是有著非常急迫的事情,要不然她也不會不顧眾人的白眼一間一間
病房尋找著。

總算,她在一間掛著〔黃大牛〕名牌的病房前停了下來,稍作調息
盡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畢竟相隔了十年之後人家還會不會記得自
己都是個問題,更何況要是真的記起了那件事情又該如何獲得諒解
呢?一連串的問題讓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又洩了氣。

杵在門口的她仍在猶豫該不該進去的時候,一個醫生狐疑地看著她
一面伸手推開門走了進去,一面說著:「趙小姐恭喜你了,黃先生
已經熬過了危險期,接下來就看他的求生意願了。」

就在門扉開闔間,她一眼瞥見了房內的景況:潔白的病床上躺著一
個全身包紮著繃帶的人,旁邊的點滴和幾台跳著數字的儀器在在的
說明了這場車禍的嚴重程度,只是更讓小茹心驚的是他的床旁還站
立了另外一個女子?!

那名女子穿著相當樸素的衣裳,臉上也未施脂粉,一副端莊清俗的
模樣,顯而易見的是個純樸的鄉下姑娘,只是她究竟是誰?跟他又
是什麼樣的關係?直到房門輕輕的關上,小茹仍呆立在門口沒有進
去,這下她真的不知道該不該進去了?

最後,她放棄了,頹然地走出了醫院,很不巧地天空正飄著細雨,
小茹站在雨中忍不住大聲對著天空喊著:「為什麼你要這樣的對我
?為什麼你要給我這樣的禮物?今天是我的生日耶,老天,你為什
麼要這樣對我?」

x x x x x x x x

「來,把眼淚擦一擦吧,你的妝都糊了....」我遞了張面紙給她。

「對不起...」她頓了頓,「我還是無法克制情緒。」

「沒關係,我大概可以體會那樣的感覺....應該會很痛苦....」從
她的表情反應中其實不難發覺深藏在表面之下的悲哀。

「謝謝你,不過我想我一輩子也無法原諒自己,」她又陷入了痛苦
的回憶中....「因為是我害了他....」

x x x x x x x x

┌───────────────────────────┐
│孫小姐你好: │
│ │
│坦白說我直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該不該恨你,因為是你害的阿牛│
│躺在床上可能永遠都無法清醒....要不是他不顧我的反對執意│
│要在晚上去寄信,他也就不會被車撞到,要不是為了要寄那封│
│信給你他也不會發生意外..... │
│ │
│可是,我必須跟妳說聲抱歉,因為這封原本要寄給妳的信直到│
│現在才總算是寄了出去,而且我必須誠實地說我已經私自拆開│
│來看過了,請原諒我這樣的舉動,因為那時實在是被憤怒淹蓋│
│過了一切.... │
│ │
│這封原本就該是妳的信件,現在我還是還給妳,一切都已經發│
│生了再說些什麼也於事無補,況且我知道你在這段時間還是有│
│來看過他,證明你還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所以,我想一切就隨│
│著時間靜靜的過去吧! │
│ │
│ 趙清蓉1998/10/1 │
└───────────────────────────┘

大信封袋中還有一個小信封,信封左下角留著怵目驚心的血漬,從
信封上的摺痕可以清楚的知道,這封信曾經被他的手緊緊的握著,
而收件人的名字清楚地寫著她的名字,而日期,已經來不及戳印上
去了......

┌───────────────────────────┐
│小茹: │
│ │
│還記的我嗎?那個曾經黏在你身邊的大牛啊? │
│ │
│不知道你過的好嗎?恐怕也是眾男人們眼中閃亮的那顆星吧?│
│自從離開學校之後,其實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再跟你說說話,可│
│是我想你可能沒有時間理我吧?所以只好打消了念頭,沒想到│
│一拖就過十年,我們都已經不再是青春年少的年紀了,呵呵..│
│... │
│ │
│再過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吧?應該有一堆人幫妳過生日吧?│
│可惜我不能參加妳的生日派對了,還是你已經結婚了呢?真不│
│知道那個幸運的男人娶了你這個美嬌娘,一想到就讓人羨慕極│
│了。 │
│ │
│還記得專四那年妳的生日嗎?我曾經答應了你什麼?.... │
└────────────────────────= =┘

突然間,小茹似乎想起了些什麼......那年暑假.....
◎ ◎

「小茹,妳可不可以把眼睛閉上?」阿牛靦腆地開口,似乎還有點
不好意思呢。

「怎麼呢?你該不會想對我怎麼樣吧?這邊四下無人的....」雖然
是這麼說,小茹還是閉上了眼睛看看這頭大笨牛究竟想玩些什麼花
樣?

剎那間她覺得臉頰一陣冰冷,趕緊張開了眼睛看看是什麼東西,只
見阿牛拿了兩個閃著銀光的東西在自己眼前晃著,「送妳,生日快
樂!!」阿牛興奮地說著。

小茹從阿牛手中接過了那兩個東西,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兩個戒指
,還是對戒!!她看了看手中雕工實在不怎麼樣的銀戒,再看看眼前
正手足舞蹈的傻小子,心中其實也明白了一大半,只是她怎麼甘願
就這麼作個乖乖的小鳥依人?更何況是像阿牛這樣上不了大堂的人
呢?

所以她只好尷尬地潑阿牛一盆冷水,「對不起,我不能接受這樣的
禮物,你只要有這片心意就夠了。」她說的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
心洩漏了其實是瞧不起他和這樣簡單禮物....

果不其然,陰霾迅速地襲上了阿牛的臉,不過他還是自我安慰了一
下,「那....那....要不然十年後妳生日時若是妳手指上仍然空無
一物的話,妳再收下這枚戒指好了,即使從此之後你把它裝在盒中
還是收藏起來都無妨,畢竟這代表了我一個小小的心願和祝福。」

「嗯,好吧,就這麼說定了!!」其實小茹鬆了口氣,反正十年後誰
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更何況以自己的魅力還怕到時候沒人要嗎?

「那我們打勾勾喔!」 「嗯,就這麼說定囉!!」 ...........
◎ ◎
┌= =─────────────────────────┐
│現在,我將這枚戒指送給你,就像十年前一樣,嗯,生日快樂│
│!! │
│ │
│然後,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我要結婚了! │
│ │
│很驚訝是吧?這頭大笨牛終於有人要了?呵呵..你一定這麼想│
│是吧? │
│ │
│她是隔壁村的女孩,我們從小就認識了,原本我想等等看會不│
│會有個奇蹟發生在我身上,但是等了十年我想我還是放棄好了│
│,因為我不能辜負另外一個痴痴等著我的女孩。 │
│ │
│我愛她,當我終於說服自己放下有你的過去,認真的面對我自│
│己,才發覺我已經把你當成我這一輩子最好最好的朋友,就像│
│天使般的朋友,然後我才真正的找到我生命中的鑽石--小蓉。│
│ │
│謝謝你曾經給我的快樂,那是我生命中最值得回味的一部份,│
│現在也祝福我們彼此都擁有更璀璨光明的天空!! │
│ │
│ 阿牛 1995/4/20 │
└───────────────────────────┘
x x x x x x x x

「我....請原諒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望著桌上這斑駁字跡的
信箋,我彷彿可以看見一個笑的很燦爛的男孩的面容,可惜的是這
樣的男孩如今卻已經變成了植物人。

「沒關係,我不會在意的,反正我也得到了我該有的懲罰。」她沉
重地嘆了口氣。

「嗯,這十年來我想妳也過的很不好,就算是為了彌補之前的種種
吧,可是你還有很多的明天,你不該放棄希望的!!」我試著緩和她
心中的憂傷,畢竟時間過了這麼久所承受的一切也都該釋懷了。

「明天?我的明天可以準備用倒數的了。」她又叼起另一根煙,「
醫生說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卵巢,我必須要有心理準備我從此之後
都不再可能生孩子了。」

「不會吧?怎麼會這樣?」

「上個星期才檢查出來的,子宮頸癌,」她慢慢的將煙吐吁吐成長
長的一道白線,「醫生說發生的原因不外是病毒感染或是性生活太
過氾濫,而我就是後者,很可笑吧?老天果然是公平的....」

「妳別這麼垂頭喪氣,現在醫學這麼發達....」

「小朋友,不要試圖安慰我了,」她打斷我的話,「現在是我得了
癌症不是你,更何況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怕的,我曾經作過什麼我
都必須為我自己的行為與決定負責,如此而已。」

「謝謝你為我上了這寶貴的一課!!」我突然覺得我必須要告訴她,
她讓我學到了很多,那些書本上不會也不可能提到的東西。

「別這麼說,」她揮了揮手,「我只是想把這個故事說出來,免得
我還要帶著這個包袱離開人世,我倒還要感謝你願意浪費這麼個美
好的下午聽我這個悲傷的故事呢。」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戰勝癌症的。」我從她的眼底看出了一種生存
的希望,「加油!!」

「嗯,我會努力的,直到他清醒過來為止我都不會放棄的,」她從
胸口掏出了頸上的銀鏈,銀鏈上串著一枚閃閃發光的戒子!!她輕
輕的吻了戒子,「我要當面告訴他,我很喜歡這枚戒指!!也要看著
另一個傻呼呼的小牛出世我才甘願,所以我不會放棄的!!」

「那你還是打算繼續現在的......生活?」我小心翼翼地問。

「喔? 不! 當然不!!」她堅定的回答我,這下我可鬆口氣了,「那種
日子我已經受夠了,我已經賣掉了以前男人送我的房子,加上一些
首飾和現金,我把那些全部都匯入了清蓉的帳戶,這也是我目前唯
一能幫他做的事情了,這些年來確實讓她吃了不少苦頭就算是我稍
稍彌補一下內心遺憾的代價吧? 至於我? 放心啦, 我搬回家去住啦,
我可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與癌症奮鬥,畢竟那裡是我的家,對吧?!


「喔,對了,不知道你的器官捐贈同意卡還有沒有?」她轉過頭望
著我,「我不希望這輩子簽的最後一個名字會是我的遺書,呵呵,
我的遺書已經寫好了....給我一張吧,我希望至少還能留給這個世
界一點東西,一點點屬於我的紀念....」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我好想立刻打個電話給我的那隻淘氣,
大聲的告訴他:「我愛你!!」

白色漸層2000年夏天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