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6 Mon 2006 23:08
  • 爭執

窗外,是三十五度C的台北盆地,遠方的觀音山似乎無言地見證了這城市裡的喜怒與悲傷。

昨晚跟今天下午,我跟我爸為了媽的療程起了很大的爭執,兩場爭執對於我們家而言,確實是個很大的震撼彈,也是我們成為癌症家庭的第一門課。

對於跟死神爭取時間,這是大家的共識,但是要不要一下子就賭上的最後的可能機率?這一點我爸倒是跟其他成員有著南轅北轍的堅持。

也正因為如此,我憤怒之下吼了我爸。

唉....一切都亂了,現在想想還真是不值得,尤其我們似乎都被醫生引導到一個偏頗的思考方向,畢竟沒有一個人願意讓自己的親人當成醫療白老鼠,更何況是自己的母親。

對於一個尚屬新葯的實際效果,我當然知道需要有詳盡的人體實驗,才能造福其他後續的類似病患,但我所不能接受的是,醫生只宣揚美好的那面卻沒告訴你殘酷的那一面,而重點就是你能不能保證你的良心超越了你所背負的醫療研究任務?

這幾天拼命的在網路上搜尋相關醫療知識,了解越多越發現這個醫生實在無法讓我信服,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跟我爸爭執關於醫療程序以及方式,因為我認為現在正規醫療程序有太多可以應付突發狀況的藥物或是療程,不必為了配合某些人的[預設目的]而強迫賭上一些無法掌握的機率,可惜的是,我爸已經簽下了同意書,唉。

對於稱職的癌症家屬,我承認我們都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唉,這真的是太沉重卻又不得不負擔的壓力。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