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30 Fri 2006 22:07
  • 無常

最近這半個月,對於兩個中國字有了更多的體認,很切身的感受。

公司的那場官司攻防戰,我簽下了和解書,也就是自願放棄了原本所欲堅持的,當然對於公司內一部分人來說,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人生到底該爭什麼?

其實最該爭的,卻也是最難以如願的,就是時間。

當老媽被醫生宣布最多只剩下半年的時候,很多原本的觀念瞬間洗牌,輕重緩急優先順序有了全然的排序,如果連時間都爭不到,其他的又有何意義?

老媽恢復的狀況不錯,只是意志力還是有點低盪,這幾天彷彿在交代後事般的一直吩咐了很多事情,我明白她的心慌,也只能慢慢的陪她聊天說話,找機會試圖轉移焦點。

等七月中一切都告一段落,老媽要我帶她去南部的寺廟掛單一段時間,因為她說我們家我最有佛緣,哈,這倒是第一次聽到原來我還有一個小秘密,只可惜我自覺我實在不是那種夠資格的出家人,紅塵俗世對我而言,才是我理想的歸所。不過我還是會陪她去啦,只希望到時候做早晚課我如果打瞌睡的話,師父不會拿木魚敲我的頭︿︿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癌症蟬連了二十四年來十大死因的第一名,平均每半個小時不到,就有一人死於癌症。

多可怕的統計數字,怵目驚心,卻又淡淡的了然於心,人生嘛,不就是這樣?

無常啊無常,唯一能作的,就是把握現在了。


原本預告七月大變化,關於我的改變,因為很多非預期的因素,要延到七月中才能公開,謝謝大家的關心囉。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