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常說,我一定是豬轉世的,否則怎麼可能一沾床就能睡著?

小時候家裡那種很硬的木板床,配上竹籐的枕頭,睡久了除了都變成了平板後腦杓之外,其實並沒有太多的不舒服。

一直到了搬到內湖之後,才終於有了屬於我自己專屬的房間(其實是因為二哥搬出去啦),也在我百般懇求之下,老爸終於同意買了獨立筒的軟彈簧床墊,自此之後,我再也無法接受睡硬床啦,無法自拔地愛上了軟軟的觸感(不是那種整個人會陷進去的超級軟)。

今天陪老媽吃過午飯後,我回到我房間去小憩一下,老媽睡不著上樓來跟我聊天,沒想到她才下樓去端了一壺茶上來的光景,我就睡著了︿︿

老媽搖醒我,「好久沒躺在上面睡午覺了吧?」

是阿,自從兩年前搬出去之後,這個房間就只剩下固定的家庭日我才會回來,自然就更少會在家裡過夜的機會了,床墊依然軟的讓我立刻跌入了夢鄉,也可以證明我完全是個不認床的懶鬼,呵呵。

於是,她就坐在椅子上而我依然賴在床上,以各自最舒服的姿勢閒話家常。

自從老媽接受化療之後,這幾天開始有了負作用的反應,不管是噁心嘔吐甚至是掉髮的現象,弄得她心神不寧的以為化療失敗,進而影響到整個人的情緒起伏落差極大。

比如說,她前一秒會跟你說那個賣菜的阿姨化療八次拖了五年,還不是活的好好的?接著話鋒一轉,說她自己大概活不過半年之類的話,讓我們這些陪在她身邊的子女真的還真無法接話,只能順著圈子打轉。

況且大家都要上班,老媽一個人在家裡休養,面對空蕩蕩的家也讓她心生恐懼,深怕萬一不小心走了都沒人發現(當然這是胡思亂想啦),所以她脾氣變的有點暴躁,認為大家都不管她的死活….唉,除了摸摸鼻子之外,我也只能儘量多回家陪陪她了。

今天又聊到她的身後事,老妹透過越洋電話要她開心點,把握不多的時間讓自己快樂,去完成一些想完成的夢想,然後就可以不帶遺憾的到另外一個國度去生活。也許很多人不能認同老妹的想法,但是我卻跟她是一樣的看法,生死是無法避免的,與其逃避不如正面的看待,認真面對之後才能捨得然後放下,面對、捨得、放下,這三點是我歸納了佛道家的思維的結論,也是我目前的生活態度,因此我常常說給我媽聽,也希望她能接受這樣的人生。

聊著聊著,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高三畢業那年的往事。

也是在這張床上,也是同樣的這張床墊(可見真耐用),也是個煩燥的夏日午後,那時因為聯考完我跟同學一起去補習班打工,幫忙拉重考班的報名業績,那時候我是在剛闖出名氣的【X哲】補習班,當初說好的條件是拉滿五個人報名就有獎金兩萬元。那時候我已經拉了三個人,眼看只差兩個人就可以領到兩萬元,(在那個時候兩萬元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筆『億萬之財』,因為從來沒有過那麼多的零用錢),可是由於補習班惡性競爭的關係,跟同班同學起了爭執搞的很不愉快,老媽後來知道了之後,就叫我不要去打工了,那種環境不是個好的工作地方,況且搞成互相攻擊的地步,也不是向來敦厚的她所樂見的。

因此,那個下午她上樓來勸我不要去了、放棄算了,同學的感情比金錢更重要,但那時年輕氣盛的我怎麼可能會聽的進去,整個腦袋只盤旋著【我的兩萬元】,所以我做了一件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後悔的事情。

我背對著她假裝睡著,她當然知道我是假裝的,還是不停的說「放棄吧」、「別去了」,我大概真的不耐煩到了極點,翻身對著她吼了一句:『不然你給我兩萬元啊!』

話說出口我就後悔了,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善後,只好繼續裝睡不敢看她,老媽大概也是被我突如其來的怒吼嚇到了,不發一語地轉身下樓去,聽到她下樓的腳步聲,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這件事我一直沒當面跟她說過對不起,可能會是我心底永遠永遠的遺憾,唉。

同樣的這個房間,同樣的奧熱午後,我又想起了這樣的一件事,即使經過了十幾年的歲月,當時的那句話依然深深地震撼著我自己。

也是這個房間,我向我媽COME OUT我是個同性戀的事實。

其實我跟她之間,一直存在著某種很無形的聯繫,一種無需言語說明的默契,從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沒說出口的話是什麼,也許正是這樣的默契,老媽對我明顯的比其他兩個哥哥都溺愛一些。

我有時候會想,如果我們今生是母子,是不是代表了也許很多年以前,我們也曾有過類似這樣的情感聯繫?否則為什麼緣分會這樣的安排?

轉念之間,忽然覺得人與人的緣分就是這樣囉,無形之中早有定數安排,因此能多長多久都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該把握的就是當下的時光了。

坦白說,我還沒心理準備哪天老媽離開之後,我該怎麼處理這樣的變化,但是我知道我會一直一直想念她曾給過我的這些時光,對我而言,這才是最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