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了Funky,大概很多人會跌碎眼鏡。

其實這也沒什麼,不過是實現了我當初退伍前很多計畫的其中一項。

為什麼你們都會那麼驚訝?難道我去那樣的地方不是個「正常」的舉動?就像我學弟接到我從Funky打給他的電話一樣,他驚呼『你都這把年紀了還往那邊跑』?

是啊,我確實一把年紀了,相對於今晚鶯鶯燕燕的弟弟妹妹,我還真的不屬於那個地方,但是我還是去了。

而且是跟著我前BF一起去,再此之前最後一次去也是因為他的生日趴,說來還真是有夠巧。

當然啦,震耳欲聾的音樂和足以弄瞎眼睛的燈光依舊,搖擺著靈活軀體的人潮依舊,連搭訕的方式都一如五年前甚至是十年前,唯獨很多專屬於我的情節,如今早已成了塵封的記憶。

我還是沒改變,就如同我第一次踏進Funky,依然是扮演著看顧包包的最佳角色,直到凌晨三點離開,我除了在座位上稍微扭動一下僵硬的四肢,我居然還是沒有下到舞池去跳上任何一小節。

是啊,我不屬於這裡,我當然有自知之明,今晚的出現對我來說,重溫回憶遠勝於其他任何意義。

那些穿著入時的男孩,隨著節奏變化著舞姿,在飄移的眼神之中,某種『青春無敵』神秘魔法頓時擴散開來,讓我這個脫節已久的老頭目眩神迷,哈,真是青春無敵。

騎著車滑過午夜的台北街頭,有一種解放的開朗,不再壓抑自己去迎合任何人,這是我現階段對自己的期待,今晚我算是踏出了第一步。

放心,我不會脫離我的常軌,我只是在作我自己,我希望成為的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