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4日凌晨三點半,我搭上了開往台南的客運車,或許也正式開啟了我的新人生。

儘管我是個道地台南出生成長的孩子,但自國二寒假舉家北遷之後,台南就只能退位成了我遙遠的故鄉。即使好久沒回到台南了,一下車就立刻感受到了專屬於台南這城市的舒緩,儘管是週五還要上班的日子,但是清晨八點多的街道上只有稀疏的車輛,簡直就像是農曆大年初一的台北城,空曠、慵懶以及慢。


由於要面試的公司在隆田,於是我又轉搭電聯車前往,車廂內空空蕩蕩,只有少數幾個婆婆媽媽們閒聊著(猜想台南在外地工作的人口應該不多吧),這樣的生活步調還真是讓久居台北的我有些不習慣呢。

面試的過程就不必多提了,至於要不要用我這是公司要去傷腦筋的,我只是盡力把自己表現的很有企圖心,畢竟要轉換到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加上近中年轉業,這樣的變數其實是很大的,所以我保持著平常心去面對任何結果。

結束面試後約了一個在台南上班的同學,哈,正巧他今天休假,想當然爾凹了他一頓午飯,他是我大學時代暗戀並且告白的一個異男,也終結了我對異男幻想的偉大功臣,呵呵。

台南還真是奇妙,很多頹圮的老房子沒拆,反倒是變成了蠻有特色的小餐館或是酒吧之類的店,賣的東西不像台北一窩瘋的,整個就是很搭台南的緩慢風情,讓人很想就這樣窩上一整天。

我這個同學帶我去孔廟對面的巷子裡,某間看起來像是鬼屋改建的小飯館,點了招牌『炒泡麵』!是的,你沒看錯,真的就是炒泡麵!

而且是那種一包不到10元的「統一麵」,加上一些雜七雜八的配料就炒成了一盤,味道挺不賴的(雖然我懷疑是因為我太久沒吃泡麵了)。不過我還是老實的跟同學說,『這樣的店開在台北,一定被人罵死,搶錢啊,即使要賣也不能大剌剌地把廚房擺在店門口,否則客人一進門就看到一包9元的統一麵,然後看看牆上的菜單價目表,大概就會轉頭走掉了。』

吃過午飯,我自己到我的國小母校晃了晃,當年的師專附小已經變成了現在的台南大學附設小學,整個校舍也幾乎全翻新了,所以我只能憑藉著殘存的記憶去回想當年的模樣。


時間真的過的好快,想當年我還親自參加了創校XX年的校慶(老了記憶力不行了,忘了是86還是96還是100),沒想到轉眼間我居然也從這裡畢業超過了24年了,那些曾經一起嘻鬧的同學們現在想必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了吧?

過去了,就真的過去了,除了回憶什麼都不剩了。

離開了學校,我徒步走到了火車站,只為了回味當年騎著自行車趴趴走的那一段路,東門圓環邊的蝦捲不見了,信用文具變成了好大一幢大樓(賣文具的這麼好賺?),幸好老唐牛肉麵還堅守著崗位沒倒掉,整個北門街更花花綠綠了,曾經的書店文化街也逐漸蛻變了,我印象中的台南,越來越模糊了。

臨別前,突如其來的滂沱大雨頓時打亂所有人的節奏,幸好我已經坐在車裡悠閒地看著朦朧的街景,又一次告別了,我的故鄉。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