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07 Sat 2006 11:14
  • 椎心

今年的中秋,一樣是烤肉中度過,但是心情上卻是與以往截然不同。

上個禮拜,很熟悉的場景和語氣,醫生宣佈老爸罹患了第四期的攝護腺癌,而且已經轉移。

相隔不到四個月,我的父母同樣被宣告了來日無多,真是情何以堪。

這幾天發呆的時候變多了,腦袋中不停地回憶起我成長的影像,老爸與老媽的身影更是這些片段中的焦點,反覆再反覆地播映。

我很怕失去他們,我最親的親人,我的父母,但是我卻莫可奈何無能為力。

何況是下週一我又要啟程前往大陸,這一去即將是兩個半月的相隔,深怕那個我最不想看見的變故發生,因為我只能隔著台灣海峽痛心疾首。

人生,充滿了意外,而或許人來到這世上,就是要學習怎麼去接受這些意外。

當醫生宣佈結果的剎那,老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至少我可以跟你媽一起走了,不會寂寞。』

心很痛,甚至連呼吸都開始感受到莫名的抽痛,某種無形的【滴答滴答】無時無刻不在腦海中盤旋,揮之不去。

我還能做些什麼,我該做些什麼,這一切我都知道,但是我沒有時間。

再也不能輕描淡寫『一眨眼就過了十年』,此刻,連短短的一個月都變的好遙遠。

我知道我已經開始在狂暴地壓抑所有一切,旁人眼中的我或許沒有什麼異狀,只期待那崩潰的臨界點,不要太早到來。

第一次,我只想祝福我自己,加油。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