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個小時之後,我又將飛躍台灣海峽,前往那個很鄉下的鄉下。

這一次去,就是正式派駐在當地,換言之最快兩個半月之後才能回到台灣。

很多事情盤旋在心頭,根本找不到一絲喘息的空間。

老爸老媽的病情、大陸同事間的明爭暗鬥、我自己的身體狀況、以及一直曖昧不明的你我之間。

很抱歉你所煩心的問題,我幫不上忙,事實上,我根本也無力去思索其他問題,整個人空了、傻了、靜止了。

也許,就讓我靜靜地去沉澱這些紛擾,只盼望老天允許並施捨這樣寬裕的時間。

我應該是高興的,計畫中的新人生正式啟航,但又偏偏參雜了太多不在我計畫內的變化,所有的喜悅早已化成清煙,了無痕跡。

公司原計畫我的適用期是三個月,很意外的當第一個月剛過去,高層就大膽的決定將我直接丟到對岸去,也許是我的能力獲得肯定,也許是複雜的因素交纏之下的結果,總之,我將變成公司裡最年輕也最菜的台幹,去肩負起整個大陸廠的後勤補給。

惶恐嗎?是的,我沒有任何理由不該惶恐,然而此刻的我,竟連惶恐的感覺都失去了,只剩下空無。

整理行李的時候,拿捏著只有二十公斤的標準,很多衣物或是雜物拿進拿出,就為了滿足那狹隘的限制,也或許,現在的我,必須開始學習怎麼去割捨人生中的輕重緩急。

面對、捨得、放下,我終究還是要接受這一切,只是我需要時間。

而時間,竟是此刻我最奢侈的期望。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yson
  • 連一點緩衝時間都不剩時<br />
    想想在這土地等待你的人兒<br />
    <br />
    心情會好些<br />
    <br />
    祝你平安歸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