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3 Mon 2006 00:35
  • 留言

看到你的BLOG上另外一位朋友的留言,突然有種想跟他握手的衝動。

只因為我跟他似乎都是同病相憐,病症的名稱似乎都是「多情」。

我們都想把你擁入懷中,我們都想給你我們的溫暖,甚至我們都想成為你的唯一,可惜的是,我們都不是你心中的那個影子。

有點無奈,有點不甘,你應該得到幸福的,在這麼一段艱辛的過程之後,為什麼還被回憶與後悔糾纏?

也許你說的對,為什麼要堅持?我跟他早該放棄,但是我們其實也都很想問你,「你又為了什麼這麼堅持關於回憶?」

仔細想想,我好像又犯了某個錯誤,不該這麼武斷的,如果時間拉回到五六年前,當時也是有人這麼氣憤地質詢我:『為什麼你這麼堅持心中的影子,你的小狐貍?』

是啊,整整十年,我才讓這個圖騰變成了收藏品,而不再是絆住我陰影,不管當時或之後我多麼悔恨多麼地難以接受,十年了,我終於讓自己自由了。

那麼,或許你也需要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才能讓你的悲傷止住,於是我又怎麼能無理地要求你快快打開心房呢?

今天逛了三個公園,腦袋中混雜著關於你的一切,仔細想想,其實我真的並不了解你,我所鋪陳的一切似乎也都是我的感覺與自我解讀,你的過去與未來,我都沒機會參予,因此我根本沒資格去競逐你的青睞,雖然我承認暫時還是想不到如何戒了你,但是遲早還是要把你從期待的角色回歸到朋友的位置,我需要一點時間。

既然你的身邊有了努力的目標,那麼就好好的走下去吧,別再讓後悔的歷史重演,加油,不屬於我的小王子。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body
  • 我看見了另一個"林黛玉",在你身上!<br />
    <br />
    別再葬花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