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要表現出自己的『優越感』,所以很多時候我是沉默的。

某個朋友常常述說自己的故事,那麼我也來給大家說個故事吧。

小學四年級的某次月考前夕,我因為得了德國麻疹而在醫院躺了兩個星期(因為併發高燒不退),所以那次的月考可以說是根本是考好玩的,可是成績出來後我居然考了全班第二名,僅次於那位模範生。

這下可跌破大家眼鏡了,當然小學生式的攻訐耳語當然冒出來了,比如說「老師可憐我」、「我去偷考券」之類的,反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突然間發現自己是很聰明的,而這種『優越感』頓時膨脹了好幾倍,逐漸變質成了驕傲自大。

當然,我是不會有自覺的,那種俾倪其他同學的快感遮蔽了一切。

五年級下學期,學校裡面的「小小市長」選拔正式展開(那是一種縮小的實習市政組織,也就是有所謂的小市長、建設局長、衛生局長、警察局長、文化局長之類的學生自治組織),某天下午當時的班導師(王老師)笑嘻嘻地走進教室,當眾宣佈了我們班上的候選人她提名了兩位,一個是那位模範生的常客,另一個就是又讓大家跌破眼鏡的我。

說實在的,當時只覺得很興奮,因為這代表了以後週會的時候可以上台說話,可以面對全校小朋友報告這一週來的工作以及整潔與秩序比賽的評比結果,這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就跟【出風頭】是同義辭,所以我還記得當天可是一路跑回家跟老媽報告這個好消息。

接下來的競選過程也跟正式的選舉一樣,必須發表政見以及模擬投票,中間的過程就不用多說了,結果就是我只得到了15票,大概就是我身邊死黨的總數。可是除了小市長是最高票之外,其他局長都是落選人各自推舉或是自己選擇的,當時的我毫不知道掩飾這麼低票的窘境,居然自滿地選擇了第二重要的衛生局長位置。

當選之後,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每天中午去各班級評比環境衛生,而每個星期計算結果後頒佈冠軍亞軍以及黑旗軍,對於當時蠻重視班級榮譽的小學生來說,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分數評比。

志得意滿的我,每天很神氣地去各班級遊走,分數的好壞坦白說多半都是我當時的心情,因此常常有失真的情況,以致於每週的結果往往都靠「印象分數」決定,兩三個星期過去,某些班導師不免發出了不平之鳴,因為她們班這麼認真怎麼老是拿不到冠軍。

王老師後來把我找過去問了問,究竟我是怎麼打分數的,結果我心虛地全盤招出並不客觀,她當時只淡淡的說「以後打分數的事情就交給某某某去做好了,你乖乖留在教室睡午覺」,這等於卸除了我的衛生局長職務,當時的我確實很難過,回家後真的哭了一晚。

其實,當時我並不知道王老師的用心良苦,只覺得她好可惡,居然這麼殘酷地對待我。受到打擊的我確實鬱悶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那也是我小學階段的轉戾點。

小學畢業前夕,謝師宴上的場合,王老師揭開了這一年半之前決定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我至今仍深深感念她的原因。

『其實,我當初並沒有想幫你報名參加競選,但是我想救你,所以幫你報了名。』

『你很聰明學習的很快,但是你太驕傲了,缺乏挫折來磨練你,所以我想藉市長選舉來磨你的銳氣,可是雖然你只得到了很少的票卻沒有自覺,依然自大狂妄地放縱自己,所以我只好忍痛免去你的職位,讓你徹底的接受到打擊。』

【這將近半年我的觀察,你確實改變了不少,可見我當初的眼光還是對的,你還是個值得讓人期待的孩子。】

【這一班同學也許將來都會有不同的際遇,但是我可以保證有兩個人,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都會讓老師放心,他不會變壞,他會是這個社會上有用的人。】

是的,這不是難猜的問題,那兩個人一個是模範生,另一個就是我。

捫心自問,如果沒有王老師這麼費心的去磨練我的傲氣,現在的我絕對不會是你們所看見的模樣,至於會是什麼樣子,坦白說我自己都很害怕。

所以,我從那個時候學會了『沉默』,收斂起『驕傲自大』的脾氣,開始愛上了『冷眼旁觀世界』這個習慣,甚至讓別人一度以為我得到了自閉症。

但是,從這其中我吸收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當別人面紅耳赤的時候,我會分析雙方的爭論重點與合理性與否,當別人滔滔不絕地發表高論的時候,我會試圖找出對方話中的漏洞甚至是隱藏起來未說的真相,總之,我自得其樂於觀察人生百態之中,也或許正是這樣,讓我的心智頓時與同伴拉開了距離,而且漸行漸遠。

偶爾有朋友會說我像是個沉默的黑洞,不怎麼引人注意卻又讓人難以抗拒,很神秘卻又能夠讓人放心,總之,我慢慢地變成了朋友們諮詢的對象,而這樣的聆聽與建議的過程中,我繼續累積著我腦海中的資料庫,日積月累囤積著不同的故事。

這是一條不歸路,也是某種正向的循環,我認識的越多了解的越多,人卻也變的越來越沉默。

我依然很聰明,我依然很容易察言觀色,我依然很懂得你心裡想的是什麼,但是我確時時提醒自己,不要流露出所謂的『優越感』。

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比其他絕大多數的人厲害,我所擁有的這些本事,其實是從很多個路人甲身上『偷』來的,所以我憑什麼去驕傲?敏感度或是分析速度比我慢的人,不見得他們切入的角度就比我狹隘,甚至他們會發現了我不曾注意的重點,因為每個人的生活環境與成長背景都不同,在不同的立足點上有什麼好去計較誰比較厲害誰比較行?

至少,我已經不是小學生了,那些形式上的名次評比都已無關緊要了。

從這一點延伸,對於競爭這樣的心態我也是越來越淡薄了,因為我不在乎那些眼前的輸贏,我在乎的是我能不能說服自己『我已經做到了100分』,所以,或許有某些朋友無法接受我逐漸進入了【無】的世界。

很久之前,我就確定了自己此生最重要的人生目標-『讓自己快樂地過每一天』,贏或許會讓人快樂,但那不是我的目標。

我要的是,當我閉上眼停止呼吸的時候,心中沒有遺憾。

好了,故事說完了,希望沒讓諸位聽眾太失望,這樣一個沒有高潮起伏的劇情。

祝福大家,也祝福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ng4kimo
  • 能夠看見語言背後所隱藏的意思與漏洞<br />
    這可需要智慧呢<br />
    <br />
    只是也讓自己太旁觀 太抽離<br />
    畢竟 這樣也少些生活的樂趣<br />
    <br />
    不是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