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頂溪….』朦朧中,彷彿聽到這樣的話,於是倏地驚醒過來。

呼~只是一場虛驚,我仍在廣州,列車正緩緩地停靠在終點站「廣州東站」。

大概是真的解除了警覺,我才可以這麼安然地進入夢鄉,彷彿回到了南勢角線那般,如此熟悉的感覺。

我慢慢的融入了這個城市,慢慢的忘了自己曾經是什麼模樣。

一個人坐著地鐵,冷漠且制式地拿出了儲值卡刷過了柵欄,挑了最邊邊的角落坐下,閉上眼阻隔了所有路人甲的視線,遁入了我自己的世界,台北-廣州如夢似幻地跳躍著。

如果我是導演,我會用一鏡到底的手法跟著主角的背影,然後用三倍速的畫面帶過這些川流的人群,定焦於倒映在玻璃窗上男主角的眼神。

當然,如果我是導演,我會找個帥到掉渣的男孩來演我自己。

我依然這麼自得其樂地導演著自己的巨作,隨著人民公園、北京路、珠江畔的場景遞換,然後畫面又帶回了地鐵車廂內。

或許,連配樂都省了,無聲的畫面最能表達主角內心的空虛與荒蕪。

然後,他上了公車,依然挑了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依然是一鏡到底的模式。

車窗玻璃上依然映著主角空無的表情,隨著飛逝而去的路燈,交代著不需要台詞的心情,寂寞。

這樣的電影,大概只能拿去參加影展,上了院線大概只剩下半天的壽命,除非那個帥到掉渣的男主角發下豪語,票房破三千張就裸奔。

周日狂想,一個無聊男子的寂寞悲歌。

雖然當初『地下鐵』這部片採用蕭亞軒的歌(我應該沒記錯吧?),但是在我的心中,還是只有孫燕姿的這首『遇見』才是最貼切的。

拿起了MP3,就讓燕姿的歌聲陪伴著我,晚安,廣州。


歌曲:林一峰 | 歌詞:易家揚 |編曲:Terence Teo
聽見 冬天的離開 我在某年某月 醒過來

我想 我等 我期待 未來卻不能因此安排

陰天 傍晚 車窗外 未來有一個人在等待

向左 向右 向前看 愛要拐幾個彎才來

我遇見誰 會有怎樣的對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遠的未來

我聽見風 來自地鐵和人海 我排著隊 拿著愛的號碼牌

我往前飛 飛過一片時間海 我們也曾在愛情裏受傷害

我看著路 夢的入口有點窄 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終有一天 我的謎底會解開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