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了,該是個算帳清垃圾的時刻了。

回顧2006年的這一年,堪稱我人生『空前』精采的高潮劇碼,人生四大階段「生老病死」我都或多或少碰觸到了,更遑論放棄終身俸退伍、飄洋過海到大陸這樣的變化。

人生的無常,我已能平靜的面對,無論未知的半年、一年甚或是兩三年,很可能必須面對中年頓失雙親,即便如此,我慢慢的釋懷了。

如同我媽常說的,她苦了一輩子這下終於解脫了,佛祖要她這輩子償還的前世債也終於還清了,兒女們都已成家立業無須煩憂,如果再能平靜安詳地在睡夢中辭世,那就真是完美的句點。

老爸也坦然了,這輩子不偷不搶也不虧欠誰,與其長命百歲索然無味,不如在人生最精采的時候,跟著老伴一起離開,彼此也沒有了遺憾。

我知道我還是會哭,但是我相信他們會在另一個國度過著更幸福的日子。

昨天,我一個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整整四個月咬著牙硬撐的我,終於偷偷的掉下眼淚。

太多壓抑的情緒慢慢的到達警戒線,我必須釋放一些,否則我會崩潰。

某個大陸籍的幹部用諷刺的語氣指著我說:「我的天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當時,我壓抑著滿腔的怒火,轉身離開了她的辦公室。

如果我不這麼仁慈,我會用八十分貝的語氣回答她:「如果你會的事情我都會,那麼你現在的那個位子就是我來坐而不是妳!」

可惜我早已收起了我的尖刺,徒留抑鬱不已的自己。

每通接起來的電話都宣稱自己要的資料十萬火急,可是看了看我的屬下,早已因為被交付了太多任務而焦頭爛耳,我又能如何?耐著性子請對方考慮輕重緩急的時效,可否延遲一點時間讓我們去整理?結果卻只是『你自己看著辦』的回應眼神。

好一個十萬火急,下班時間一到全閃光了,就剩下還在孤軍奮戰的我們。

su3 w8 a87 2k7 j;6 18 204!

走在紅磚人行道上,哼著張惠妹的【剪愛】,這是唯一可以催化眼淚的終極武器,於是,一股腦地完全宣洩了。

我一直以為,無論再苦,我的心底只要還有個重量,我就能夠安穩地渡過所有艱難挑戰,昨天上午的那篇文章,頓時讓我打回了原型。

原來只是我的自以為是,原來我什麼都沒有。

又過了一天,更加兵荒馬亂的煩雜,我慢慢的找回了自己的頻率。

該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留戀也於事無補,轉眼間又是新的一年,還有更多意料中與意料外的事情正等待著我,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耗在悲傷上面。

用力地深呼吸,嗯,我回來了。

朋友們請放心,我很好,我依然是你們所熟悉的白色漸層,這是你們唯一不需要懷疑的。

2007年,我靜靜地等待你的到來。



Ps.關於我和他的故事,就到此為止,無須再去揣測,所以我隱藏了相關回應。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