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與現實是相反的,或許對我來說,夢裡的我才是真實的我。

昨夜做了個很悲傷的夢,無關乎愛情、生離死別之類的老套劇情,如果記憶無誤的話,這是第一次我在夢裡誠實地面對了自己的失敗。

很好笑的開場,我是某偶像經紀公司裡培訓的「明星」,是的,很噁爛的正是台灣第一天團『舞舞溜溜』那間公司,而每個月一次的才藝技能考驗表演會在三天後即將決定我的生死。

我忘了是跟哪個天王的搭配,我必須擔任兩個不同的角色,一個是『聲優』另一個則是舞蹈,我也忘了詳細的細節,總之畫面很快的轉到了表演會當天。

那是一個類似「社教館」的大舞台,全場坐滿了評審觀眾,而我在後台提著道具水桶在洗手台上清洗著抹布,跟我搭檔舞蹈的天王氣急敗壞地衝到後台,破口大罵:「你到底是怎麼搞的?為什麼練習時你都不來?」

也許前面還有其他的情節,我只知道我洗著抹布的同時心中滿是壓抑的淚水。

聲優那段我負責念稿,用抑揚頓挫來表現主角的喜怒哀樂,基本上我很輕鬆的過關,對我來說這似乎並不是太難的項目,所以在夢境中這一段畫面很短暫,重點是畫面又轉到了後台,那時的我是低著頭請求某天王的諒解。

即使在夢裡,我也知道舞蹈對我來說,只會是暴笑的呈現。

所以我幾乎是哭著說:「對不起,我實在是跳不好,我可以扮演一個喝醉酒的無賴,誇張地模仿你們的舞步,但是我很怕我會拖累你們。」

我忘了天王們是怎麼回應我的,總之畫面又轉到了舞台上,而我真的裝扮成了一個邋遢的流浪漢。

音樂響起,我很誇張地擺動我的四肢,想像自己真的是一個喝醉酒的無賴,當然這對於正規的表演來說,自然比較容易獲得觀眾的笑聲與注目。

還剩下最後兩個小節的剎那,我不小心絆到天王的腳,頓時兩個人一起跌倒在舞台上,天王臉色鐵青的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憤怒的丟下一句話後走下台,而燈光也在同時間全部熄滅,只留下舞台上一盞燈,和一個哭地西哩嘩啦的我。

『什麼料也不自己照照鏡子,丟人現眼。』

不知道為什麼,另一個坐在觀眾席裡的我,此時無言地起身離開。

這個夢到此結束,但那股悲傷卻如一直吟繞著我的情緒,彷彿還可以聽到舞台上啜泣不已的我喃喃地說著:「對不起,我真的做不到……」

不需要多麼精明的解夢專家,我明白這是現實的反饋,『堅強是不能假裝的』,這一陣子以來工作上的壓力讓我開始有了後遺症,我竟然會懷疑鏡子裡的那個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我對他這麼陌生?

遠渡重洋、離鄉背景的後座力,即使我再怎麼偽裝,終究還是真實地烙印在我的心上,即使我不停地塗抹掩飾,卻欺騙不了真實的自己。

我的悲傷、我的難過,找不到真實的安慰,而心底空的那一個區域,懸盪著、搖晃著我那真實的憂傷。

很多事情我都知道,那條禁忌的紅線清楚地橫在眼前,跨過去就可以滿足了某些渴望,但是一旦越過紅線就永遠不能再回頭了。

有位朋友說「其實你是個矛盾的人」,我很驚訝他竟如此輕易看穿了我的偽裝。

又或者說,我的防衛越來越脆弱?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