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http://www.miss25.com/teenblog/tb.asp?id=776

最近,沉迷在一個底底的BLOG,他胸前的那兩隻蝴蝶令人神迷。

也許是頻率接近了,他文字影像中流露出來的苦澀,卻讓我的心情找到釋放,是啊,白色漸層的原色其實不也是憂鬱的BLUE?

『淡藍色憂鬱』,這是我行走網路生涯第一個長期性的暱稱,映襯著二十出頭的我,確實是完美的呈現。

那個時期的文字,充滿著寓言式的短篇童話,悲悼青春的逝去,於是逃避現實地用虛幻掩蓋心情,『你的故事,悲傷的快滲出血來,可是悲傷的最深處,卻又藏著小小的潘朵拉之盒』,那些最後隱藏的希望,正是我不願放棄的愛情火光。

直到某段感情結束,空蕩的心房心室讓我體悟了原色,於是乎【白色漸層】就這麼跟隨了我將近七年的時間,久了、習慣了,就不想再換了。

這個胸前有著兩隻蝴蝶的男子,這個自稱『風嶼涯』的男子,這個用圖像與文字吸引我注意的男子,只不過是個二十五歲的魔羯座男孩,而我居然就這麼沉溺在他的世界中,好幾個山雨欲來的夜晚。

冥界的「黑死蝶」和人世間的「血蝶」,交織譜寫出了他的愛情世界,悲壯卻也無緣的離騷,於是乎化作文字,如此沉重地坎進了心臟血脈。

我又突然想起某個背上有著天使翅膀的男孩,他曾是我某個朋友的愛戀,他也曾左右了我的視線,甚至為了那對翅膀還特地寫了一篇文章,只可惜翩翩而來曳翼而去。

我真有點埋怨自己,當初為何不開口問問:「這雙翅膀什麼時候會振翅高飛?什麼時候又會甘心降落?」否則,這個疑問不會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中,還有那對翅膀。

原來什麼都沒留下,這些年裡,唯一的紀念就只剩回憶。

分手後過了好幾年,再次碰到小狐貍的時候,他很好奇關於我如何看待他去刺青這件事,我搖了搖頭不置可否,畢竟我什麼身分都不是了,再多說些什麼也絲毫沒有意義,況且我知道,無論誰阻止你都不會改變你的心意,淡淡的說了句:「你認為好就好。」

聽說,刺青的痛就如同割腕,我天生怕痛所以大概無緣嘗試,我所無法理解的是,刺青這樣的舉動,究竟是為了什麼?

一個印記?一座圖騰?一帖封印?還是我所無法想像的更多更多?

當那椎心刺骨的痛席捲而來,讓人們咬著牙去承受的力量,難道是這些想要彰顯的、埋葬的、牢記的、遺忘的喜怒哀樂?

我不懂,誰能告訴我?



我企圖找到泅泳上岸的方法,但是無能為力的我,卻只能繼續在這幽暗的湖心裏,沉淪。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