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有點年代的文章,當然是我自己寫的,那時為了某些原因素讓它消失,找了好久才終於又重見天日。

從這篇文章也可以窺探,當時的我是充滿著愛與夢幻的心情。

===========================================================

第一次看見他,是在某健身房裡。

那一幅刺在背上的刺青,深深吸引住我的視線,一雙天使的翅膀。

背對著我的他,正做著推舉訓練,透過寬鬆的背心,那一雙翅膀彷彿正欲伸展飛翔,而我的心跳竟倏地加速。

戴著耳機,他沉浸在自我的世界裡,悠游地讓呼吸隨著肌肉起伏,無視於擦身而過的視線,表情自然卻又近乎冷漠。

「他的笑容,不知道會不會就像天使一樣?」我的心底湧起這樣的問題,卻無法得到答案。

那一天,我帶著些許遺憾的心情,離開了健身房。


另一個夜裡,我又遇見了那雙翅膀。


在迅速變化的光影與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我狂妄地舞動著身體,加上藥物的催化,早已脫離了現實世界。

「我可以抱著你跳嗎?」一個小小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我跳的很猛的,你最好別抱著我。」我沒回頭,繼續迷失在昏眩的快感中。

然後,一付溫熱的身體緊緊地靠在我的背上。

那一夜,我失去了所有的記憶,直到朋友告訴我:『你抱著的那個人背後有雙翅膀的刺青』。

原來,我抱著的,是一個天使。


【你相不相信所謂的一見鍾情?】莫名其妙的一則簡訊,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的手機裡。

在每一個狐群狗黨都抵死不認之後,我只好禮貌性地回覆:【我相信,但是一見鍾情是虛幻的,我更害怕在這之後的清醒、失落與遺憾。】


坦白說,那一天我有點心神不寧,除了俗稱的【Monday Blue】之外,那通簡訊是最大的兇手。

之後,我又在健身房裡與那雙翅膀以及它的主人不期而遇了幾次,除了意外地眼神交錯之外,我依然看不透重重迷霧中的他,是不是有著天使般的笑容。

就這樣,整個世界依然規律的運轉著,既沒有戲劇性的發展,也沒有太出人意外的情節,我跟那雙翅膀仍然是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


有些時候,我都有股衝動想直接跟他說「這雙翅膀很好看」,可是這樣的舉動只有在夢中成真過。

曾經的激情相擁,並沒有帶給我太多的回憶以及信心。

朋友取笑我,「都幾歲的人了,還在搞這種小朋友才會有的舉動。」

我不置可否地搖搖頭,赫然發覺我對這雙翅膀的好感竟無聲無息地蔓延開來。

於是乎,上健身房的動機多了一絲絲的期待。


儼然成了一種習慣,我默默地注視著他的背影,以及律動著正準備飛翔的翅膀。

我小心翼翼地捕捉他的神情,羞怯地像是做壞事的小孩。

心底,暖暖的滿是喜悅。


【你願不願意鼓起勇氣去感覺,一見鍾情之後是真實還是虛幻?】神秘的簡訊又再一次地出現在我的手機裡。

這一次,我沒有回覆這則簡訊,因為我不知道我能說些什麼。


一如往常,在下了班之後來到健身房運動,也一如往常地尋覓著那雙翅膀。

然而我卻失望了,那雙翅膀以及它的主人並沒有出現。

即使每一項運動我都多做了幾個回合,企圖讓肉體上的勞累來填充心靈上的空虛
,結果依然徒勞無功。


淡藍色的憂鬱悄悄地滲入了血管,我不想就這麼回家去,轉身走進了好久沒光臨的咖啡館。

【Double Espresso】這樣的咖啡最適合此刻的心情。

端著咖啡,我往最裡面的座位走去,企圖尋找一個最私密的空間可以不受干擾。

卻在那一剎那間,我看見了他。

稍微停頓的腳步又堅定地走向他,在他的面前坐了下來。

【你願不願意鼓起勇氣去感覺,一見鍾情之後是真實還是虛幻?】那一通簡訊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過,我知道我有了答案。

「你的翅膀很好看。」

埋首在書堆中的他有點訝異地抬起頭來,隨即笑著回答:「謝謝你!」

「不知道這雙翅膀打算飛到哪裡去?」

「你說呢?」


「無論這雙翅膀打算飛到哪裡去,我只希望最後會降落在我懷裡。」

他燦爛地笑著,原本陰暗的角落頓時亮了起來。

那一瞬間,我看見了天使。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