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一個銅板,賭上正面反面,這是個很簡單的機率問題。

但是如果當你的母親同樣賭上了一半一半的生存機率,你會怎麼抉擇?

上週末老媽突然打了個電話給我,主治醫生緊急要她今天回診,理由是X光片上又出現了六七個腫瘤的陰影,想當然爾,原本還在南部躲寒流的老爸老媽連夜趕回了台北。

剛剛通過電話,狀況不甚樂觀,老爸決定自費使用『艾瑞莎』這個癌症標靶藥,因為老媽可能無法再承受化療療程所帶給她的痛苦,白血球數一直在二千上下徘徊(正常人至少有五千以上),再來一次化療,她可能會先被擊潰。

艾瑞莎,這個令人又愛又恨「非小細胞癌」的標靶用藥,目前健保不給付,要省掉一個月七、八萬藥費的唯一可能,就是必須經過第一線、第二線化療完全失敗的痛苦,然而真正令人難以抉擇的不是金錢,而是這種藥物對東方人的療效只有54%的成功率。

更可怕的是,這種藥是目前最有效也是最後一線希望,如果你丟的銅板是反面,抗藥性的後遺症將會造成癌細胞擴散,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當醫生宣布老媽只剩下半年不到的壽命時,我們家庭正面臨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風暴,這些在我之前的文章中可以略窺一二。因為我反對直接賭上了二分之一的機率,老爸則是堅持直接用最有效的藥,他寧願相信老媽的銅板是正面的。

那一段時間,我跟老爸處在冷戰期,兩個人都努力的去尋找資料企圖說服對方,最後解決我們之間紛擾的,其實也是老天的抉擇,老媽沒被研究團隊抽籤抽到直接使用艾瑞莎的那一組,而是傳統化療的對照組。

第一輪的化療過程,我幾乎都陪在老媽身邊,她的痛我是完全的看在眼裡,有好多個夜晚我都很內疚『到底我的堅持是對的還是錯的?』,幸好第一輪化療之後情況好轉,癌細胞縮小到幾乎看不到,這對快要喪失求生意志的老媽來說真是一劑強心針。

可惜,前一陣子的寒流加上很怪異的『感冒預防針』,讓她孱弱的身體又淪陷了,這下不但抹殺了所有的努力,復發的癌細胞似乎更是恣意狂笑著醫療的無能。

這一次我不再堅持了,如果真要賭上二分之一的機率,我也只能奉陪到底,因為她是我媽,無論如何都非要賭上這一次。

至於這一枚銅板究竟是正面、亦或是反面,平心而論,我們都做好了準備去面對這個結果。

祝福大家,更祈禱我的媽媽能平安。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