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裡常有『如萬蟻鑽心般痛楚』這樣的形容,或許,過敏時的痛苦就是這樣。

可笑的是,我不是吃東西過敏,也不是接觸了啥東西過敏,而是因為自己手賤!

話說,星期天跟同事到巴地頭頓省的海水浴場去玩,好久沒玩水的我當然是玩瘋了,而後果當然就是全身曬傷,紅通通的活像隻泰國螯蝦。

昨天晚上洗澡的時候,曬傷的肩膀和後背仍在發燙,光是用冷水沖已經無法壓抑住那種灼熱,於是乎手賤的我犯了一個全天下男人都會笑我的錯-【拿洗面乳當沐浴乳來抹身體】。

我要抗辯,不是我愚蠢,而是洗臉的時候覺得很涼很舒服,因此突發奇想「抹在身上應該也會很涼」,勇於冒險犯難的我當下就擠了一大坨洗面乳抹起來,想證實我那古靈精怪的想法。

結果我錯了,叔叔有交代,小朋友千萬別學!否則送醫急救別怪我沒提醒你!

哇靠~沒有食物過敏的人絕對無法想像,那種全身被紅螞蟻爬滿的慘痛,當下我幾乎是全身顫抖邊跳邊抓,原本曬傷的皮膚本來就很脆弱,這下一抓當然是更撕裂般的痛襲來,當時如果不是我咬著毛巾,我想我一定會慘叫的!

整個晚上,我根本無法躺著,甚至無法平靜超過五分鐘,神出鬼沒的搔癢在全身遊走,由於害怕抓破皮所以強忍著不去抓癢,所以直到凌晨五點多,我才因為極度疲勞昏沉沉地睡去。

這就是手賤的代價,也順便說明了,曬傷的皮膚請千萬別再用抗菌洗面乳去刺激它!

要不是考慮到越南這邊打一針可能會超過三千元台幣,我用爬的也會爬到診所前面,求醫生拜託給我一針止癢……….

我的皮膚很詭異,很容易曬傷也很容易白回來,即使曬傷了脫皮也是將近一個月之後的事情,也許,我是火星來的?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