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那一晚老爸的身影會在腦海裡突然浮現,無聲無息。

我彷彿還可以聞到那熟悉的菸味,長壽尊爵七號,裊裊清煙縈繞在他深鎖的眉頭。

就像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午後,老媽走下樓去的背影,酸澀地糾結著彼此的心臟。

那一天,我正式的對父母出櫃,2004年5月16日。

當時,我自以為很豪邁地向這世界最後的兩個人宣告了我的身分,從此之後可以自由自在作我自己。

現在,我卻必須承認這樣的舉動其實很殘忍,尤其是迫不及待地希望他們能接納我的一切,對於根深蒂固五十年的觀念要求一夕之間改變,我確實太自私了。

儘管經歷了一些無須再去敘述的風暴,儘管我們也這麼共同的走過了兩年,隨著時間的消彌疤痕,逐漸地在父母的心中澄清出這樣的結論:【我依然是他們的乖兒子】。

從最初的『我做錯了什麼才讓你變成這樣』,一直努力到今天的『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我用自己的方式證明了我不是他們的痛,我依然抬頭挺胸的活著,甚至,我活的比從前更快樂。

因為我知道他們是愛我的,是接納我的,是希望我幸福的,所以我必須更努力的去昇華、突破。

選擇退伍、選擇到大陸及越南工作,只是我向父母及全世界證明的方式,你們的兒子是如此的能夠承擔責任,同時間,他可以做到以前所做不到的,他的能力將超越以往你們所知道的範疇,同志的身分並不是什麼奇恥大辱,更不是什麼病態變態,今天因為你們的支持,他才有如今如此豐富的生活。

因為相信彼此,所以我跟父母之間的關係也有著更親密的提升,那些曾經不耐的嘮叨,也逐變演化成了特有的牢騷,因為我們都知道『讓自己每一天都過的快樂』正是讓彼此都放心的最佳證明。

我依然在努力著,讓自己越來越好,而老爸老媽也持續著分享我的光芒與驕傲。

我愛他們,不需太多的言語說明。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