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人,習慣揮舞著雙面刃來保護自己。

通常,他們都能成功阻止別人靠近,但自己身上卻總也傷痕累累。

有一種人,習慣用冷酷的表情去拒絕別人。

通常,他們都能成功急凍激昂的熱情,但卻也讓自己陷入孤獨的輪迴。


有些時候,當某個很完美的人愛上自己,我們總不免虛榮起來,甚至忘了真實的自己,其實並不是對方所設想的那麼美好。

那麼,你會怎麼面對自己?怎麼處理接下來的發展?

有些人會選擇享受眼前的美好,有些人會選擇誠實告訴對方,有些極端感性的人會選擇消失或是假裝,更有些極端理性的人寧願選擇折磨對方。

『心死了,才能真正放手。』

熊熊熾熱的情緒,用源源不絕地愛意燃燒著,在心沒有完全失去溫度前,是很難徹底的讓一個人冷靜,重新檢視自己付出的究竟值不值得。

第一次, 他會摧毀你的尊嚴。

第二次, 他會折煞你的志氣。

第三次, 他會努力的澆熄你自以為的夢想。

如果你還不能清醒,那麼他大概也只能搖搖頭,毫不猶豫地朝你心臟捅上一刀。

『因為我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好,所有他心中所勾勒出關於我的一切,都只是他的想像。』

『我不想傷害他,但似乎這樣對他才是最好的。』

『他想要的愛情,不是我能給的。』

『希望他能不留遺憾地朝向他該走的方向,繼續前進。』

我曾經如此真實地愛過一個這樣殘酷的人,至少,當時我真的認為他很殘酷。

但是經過了這些日子再回頭看看,他是對的,只是用了我無法接受的方式罷了。

在某個討論版上看到了一篇【閃光文】,作者很平靜的陳述了他是如何折磨著那個癡狂愛上自己的萬人迷,想當然爾,回應這篇文章的人幾乎是酸溜溜的詛咒著,某種人在福中不知福的不齒。

但是這真的是一種福氣嗎?亦或是某種無奈的心酸與自我傷害?

因為沒有多少人可以體會,揮舞著雙面刃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讓自己堅強的抵抗所有流言蜚語。

我曾愛過這樣的一個人,因此我似乎能理解躲在文字背後的苦澀心情,然而我卻無能為力,因為無論愛與被愛都是當事人自己的事情。

旁觀者,終究也只是一個路人甲。


只能衷心的期望,在愛情世界裏努力追尋的勇者,都能擁有幸福。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