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一個人,就該學會放手』。

這是我最初的答案,也是我當時給了某個人的答案。

當對方渴望的愛不是你能給予的時候,就該放手讓他自由,再多的依戀不捨都是羈絆。

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個男孩,沒有多說些什麼,就這麼篤定的把我設定成了他尋覓的終點,他想要的人、渴望的愛。

我想我應該是傷害他了,因為我給他的溫暖,並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即使時至今日我們仍然保有某種程度的默契與聯繫,但終究我不是他的終點。

一開始的我,確實曾懷疑過自己,到底能不能給他那些他所想要的,嘗試過甚至努力假裝過、欺騙過自己,是啊,我可以和他一起編織夢想,一起沉溺在屬於我們兩個人的世界裡。

然而,心虛的是胸膛裡缺乏了某種激昂,某種所謂的『心動』,某種『我如果不能愛他,我會恨我自己一輩子』這樣的狂妄。

於是乎,我狠下心來割斷了他繫在我身上的繩,讓他自由。

『你要的愛不是我能給的,儘管繞了很大一圈,我還是得承認。』面對著他,我慚愧地期盼接下來會是火辣的兩巴掌。

呼~

曾經的這樣一個男孩,如今已逐漸走出了我所留下的陰影。

那天午後,東區的某間餐館,我欣喜的發現他的成長,與他身上掩不住的光芒。

後來,我問過他,『愛一個人,就該學會口口』這個問題,是不是當時他的心情?而【放手】兩個字,是不是正是他最後的答案?

所以你才要我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你想告訴我,你放開了我,真正徹底的放下了這一段曾經。

我還是那個遊盪的靈魂,依然隨心所欲地漂泊在這個世界上,也依然在你可以找到我的地方,默默的看著你發光發熱,看著你迎向你真正的幸福。

加油了,愛情的勇者,K。

要比我更幸福喔!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