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機場風塵僕僕地趕回宿舍,時針剛好跨過晚上十點,整整一天的馬拉松式拜訪行程真的是讓我累壞了。

有點懶的整理今天所有資料,索性胡亂地在網路上閒逛了起來。

今年的台北同志大遊行剛結束,BBS板上一如往昔盡是正反不一的評論,以及頗吸引人的遊行照片。

水男孩依舊是眾人目光的焦點,這也難怪,青春無敵呀青春無敵,我也只能唏噓。

年華不再,連心都開始冷了。

逐漸邁向人生的第三十五個年頭,彷彿中了邪似的,突然覺得自己開始進入分裂的人格世界,一個是跟歲月妥協的我,另一個則是頑抗不羈的我。

兩個都是我,也都不是我。

曾幾何時,『我已經老了』這句話中的覺悟取代了戲謔,而且三不五時伴隨著深沉的嘆息從嘴裡冒出。

是啊,我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我的優勢或是我的市場在哪,對於我所擅長的族群裡我依舊是前呼後擁的一員,但我也知道我無法擁有的是什麼。

隨著年華逝去,渴望奇跡的心也一點一滴地消磨殆盡。

我終究是無法擁有我所想要的一切,因此分裂的自我象徵著垂死的掙扎,某種不甘心與由羨慕轉化而成的忌妒。

青春無敵呀青春無敵,我再一次嘆了口氣。

好像才剛寫完『十年』的紀念文,轉眼間又要替自己的『十五年』提筆撰寫嘔心瀝血的哀悼文,時光匆匆,一刻都無法強留。

於是乎,我想起了某人曾對我說過,『半熟男人的另一半意義,其實正代表了你很怕自己衰老,無論是生理上的或是心理上的』,因為害怕所以逃避,所以寧願假裝自己半熟。

哈~真是聰明的底底,一語道破我所隱藏的真相。

只不是年紀大了一點,似乎就開始跟這主流社會漸行漸遠,這是悲哀的宿命也是不得不承認的結果。

看著混亂的行程表與計畫,努力地從雪花般的MAIL裡標記著一件又一件的計畫,我不是什麼家財萬貫的公子哥,也不是一秒鐘幾十億上下的總裁,我所擁有的一切,只不過是成千上萬個普通人所應該擁有的共同價值。

除了身材差了點,美色少了點,前戲急了些,高潮快了些,喘息久了點,當然,最重要的是,年紀大了點。

除了這些小小的牢騷,我還是很快樂地過著現在這樣的生活。

我還是得繼續前進著,未來可能是更沉重的嘆息,從青壯年跨越到中年的國度,屆時,我會不會看著鏡子裡的我尖叫著?

天啊…….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