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們的魅力,除去了金錢的誘惑之外,到底還存著幾分真實?』

離開曼谷的班機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難怪會有人沉溺在那燈紅酒綠的溫柔鄉裡,其實說穿了,只是心靈(或是肉體)找到了遺失的缺角。

真正親身體驗過了,才會懂得原來被人像個寶貝的捧著,是多麼愉悅的一件事,儘管這樣的溫柔與感動往往並不發自於內心。

然而,WHO CARE?

也許,在台灣的自己是個不會讓人多注意一秒的凡夫俗子,但是在那個歌舞昇平的世界中,突然間搖身一變成了前呼後擁的焦點,那種感受自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的。

尤其,當那個滿臉稚氣的男孩輕輕靠在懷裡,青春無敵的肉體在耳鬢廝磨之際所散發出來的無窮能量,剎那間可以摧毀所有防禦,絕大多數的堅強其實都只是虛有其表、潰不成軍。

於是乎,某種曖昧的情愫恍惚成了愛戀的因子,悄悄地在心底滋生。

KORN,我點的那個男孩,今年二十二歲,濃眉大眼五官明顯,活脫就是隻極品的『迷你馬』,再加上極度神似【某人】,讓我幾乎沒多猶豫幾秒,就決定帶他出場。

放心,我還保有一點清醒的理性與良知,因此接下來沒有各位想像的活色春香。

雖然KORN說的家鄉我一點都不知道位置在哪,但似乎也跟大多數的BOY一樣有著類似的故事,為了生活為了賺錢,不得不投身在這樣的環境之中。雖然他自己說才剛加入這個圈子半年,但某些舉手投足間卻仍不免沾染上了風塵的氣息。

即使在怎麼純樸無瑕的男孩,在這樣的染缸裡也逃不過變色的宿命,我無奈的搖搖頭。

KORN,當他很努力的想從腦海中擠出幾個英文單字的模樣,那是最吸引我的剎那,也只有在那極短的時間裡,我彷彿看到那個害羞單純的原始模樣,甚或是說,我看到了那個人的影子與KORN重疊,如此神似如此訝然。

由於他的資歷還很菜(才半年的開場伴舞經歷),所以只能默默的祈禱有客人願意點他出場,否則每天一百元的收入實在不夠他和他妹妹的生活開銷,無奈的是他的外型屬可愛弟,在邱比特的場子裡他絕不會是引人注目的焦點。

於是乎,我是他這兩個星期來的第五個『恩客』,哈。

於是,我們就在路邊的攤子吃著宵夜邊聊天,兩個英文都不怎麼靈光的傢伙居然也能哈啦兩個小時,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臨走前,我塞給他一些錢,對我而言或許並不是什麼,但或許對他而言並不需要付出身體而可以有這樣獲得的機會實在太出乎意料了,他居然在大馬路上緊緊的抱著我。

(心中的惡魔OS:這一招太狠了,滿分!)

於是乎,隔天晚上我又出現在邱比特了,只不過這次我帶著哞哞一起去看秀。

舞台上將近20個BOY正活力四射地舞動著身體,而我第一眼就發現了KORN正四處搜尋的焦急眼神。

是在找我嗎?這是我的自我安慰吧。

主秀上場後,KORN退場到觀眾席後排待命著,終於讓他發現了我的存在,雀躍地拉著我的手,幸好當時哞哞注意力全在舞台上,否則我大概會直接下地獄去了。

當我轉頭向他介紹這是我的BF時,KORN頓時臉色一沉失落盡現,難怪前晚一直慫恿我找個「泰國LOVER」,原來這是他對我的暗示?哈!幸好當時我是清醒的,啥個鬼屁都沒答應他。

秀場才到一半,哞哞因為冷氣太冷實在待不下去,決定先回旅館睡覺,而我也就斗膽再向哞哞請求跟KORN出去吃宵夜的機會,雖然哞哞滿臉不情願的還是答應了,不過他隔天早上的頻頻追問還是證明了其實他根本就在生氣。

也許,這只是我的自我安慰,也或許這是BOY慣用的招式,KORN對我的行動似乎超越了我的預期,又抱又摟又牽手的,活脫脫就把我當成他的LOVER一樣,害我走在大馬路上一直都覺得很不自然,就像我曾經對某些西方甜心老爹的嘲諷一樣,『不過又是個花錢買一夜春宵的傢伙』,天啊,我不是啊,你們別再用那種眼神罵我啦!

不過呢,跟我聊過天的底底都知道,我會很無趣的告訴你『要好好把握青春去完成夢想』、『別浪費生命要好好思考自己的未來』類似這樣的說教,這就是我跟KORN聊天的主軸,天啊,我怎麼這麼冷啊!

最後又是一個深深的擁抱,我轉身回到我的世界,而他也只能繼續摸索著未來。

如果說,當時的感動與溫柔是真的,那麼除去了金錢的誘惑之外,你們又是用什麼樣的心去面對這些BOY?

我大概明白了讓人沉淪的原因是什麼,卻也很不想去弄清楚撇開金錢的誘惑,這樣的溫柔還剩下什麼?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