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喜歡過一個人,他叫做『小四』,當年是個住在新店的政大學生。

或許這麼說吧,我是因為喜歡政大,進而喜歡他。

甚至不否認,我現在的哞哞,當初的破表加分選項也是因為「他是政大畢業的」。

其實也沒什麼,我沒唸過政大(至少當年大學聯考分數距離政大很遙遠),純粹只是一種心態,因為當年讓我崇拜的人幾乎都來自政大。

於是乎,我甚至有一段時間經常跑去政大旁邊的河堤,漫步其上幻想自己跟張曼娟曾擦身而過,諸如此類,單純又帶點愚蠢的少年式幻想。

人啊,是不是真的很容易因為喜歡某樣事物,進而喜歡上從此衍生的種種?

某種『愛屋及烏』的心情。

我常跟朋友訴苦,是不是年過三十之後的男人都會罹患一種【回憶錄症候群】?三不五十就會想起曾經的年少輕狂,那些斑駁卻又歷歷在目的回憶,呵呵。

是啊,我也曾經這麼瘋狂,為了一個念頭、一個賭注,甚至是一個暗暗喜歡的人,可以這麼狂妄自我地橫衝直撞,儘管自己遍體鱗傷,卻仍自顧自地哈哈大笑,某種『了無遺憾』的痛快、滿足。

時代變了,年華也流逝了,那些生命舞台上映演的一幕幕,從此都變成了泛黃的過去,只適合在某個電光火石間赫然想起,當年阿當年……

漂洋過海來到廣州之後,其實我以之前的任何一段時間都清閒,太多太多的時間縫隙裡,都不由自主的讓我檢視著過去,無論是喜悅或是悲傷,來來去去擦身而過的影子之間,總藏了點耐人尋味的緣分際遇,細細品味又是一種獲得。

我想,這麼多年以來我唯一還保有的習慣,就只剩下文字了吧?

感謝每一個陪伴過我的朋友,感謝每一個閱讀這些文字的朋友,感謝我的哞哞在這段時間給我的力量,感謝你們。

我很好,我依然努力地讓自己越來越好。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