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會有自己的習慣,我自然也不例外。在很多篇我的文章中,其實多少都透露出我的習慣,這一篇呢只是幫各位做個『重點整理』,讓你們看看其實我只是個平凡人的【證據】,哈!

比如說『坐馬桶』。

自從小時候被教育【大小便要把馬桶座環拿起來是一種禮貌】之後,無論是哪裡,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先掀起來再拉拉鍊,這是我的馬桶習慣之一。

另外,我喜歡坐在馬桶上動腦筋,無論是沉思或是閱讀報章雜誌甚至是小說,我已經數不清多少次因為腳麻掉差點跌成狗吃屎,由此可見我依賴馬桶的程度,應該已經算是『病入膏肓』了。

也正因為如此,到達廣州後最大的不適應,就是座式馬桶寥寥無幾,舉目望去幾乎清一色的都是蹲式馬桶(除了較新的建築或是旅舘),所以嗯嗯的時刻反倒是我深刻感受『台灣好』的剎那。

比如說『喝水』。

我的喝水量其實是很恐怖的,尤其自從『痛風』以及『腎結石』相繼在我身上被驗證之後,我幾乎是乖乖的遵守醫生叮嚀【每天至少喝2000CC的水】。

不過呢,這2000CC其實很大一部分是咖啡!

自從被『小狐貍』引領進入了星巴克的世界之後,我就成了咖啡的禁臠,而且越喝越濃、越喝越多,喝到我可以在睡前五分鐘喝一杯濃縮咖啡後安穩入睡(咖啡因?那是啥?),喝到我還沒入土舍利子就冒出來(醫生說咖啡中的草酸是兇手),即使如此,我那星巴克隨行卡裡面的點數還是持續增加中。

如果有一天我掛了,麻煩請在火化我的同時放上一包咖啡豆,謝謝!

比如說『文字』。

如果你是我的粉絲(應該沒有人會承認吧?),從我歷來文字的走向其實可以窺探我的心靈成長過程,這一部份其實我之前已經在新聞台裡面專文敘述的很清楚,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一找這篇文章。

其次,或許會有人認為我的文字有很多人的影子,就如同前一陣子的九把刀與高中生事件,不可否認文字會隨著主人思維而改變或是雷同,但是我早已過了寫小說的年代,如果說我現在的文字還能讓你感覺到模仿某人,那麼我真的啼笑皆非,甚至替那位某人叫屈,畢竟我只是個腦滿腸肥的中年男子,偶爾的發發牢騷竟不小心降低了他的層次,還真是愧對諸位雪亮的眼睛阿!

至於,所謂的「人生智慧」,那就更是不敢當了,我沒有多偉大的使命(教化世人?)也沒有多富裕的期待(出書撈一筆?),我的文字之中只有我的感覺或是感動,以及當下之間的一些想法,若說是讓你啟發些了什麼,坦白說那是施主您的智慧發光,我頂多只能分享那麼一丁點的光榮,哈!

比如說『電影』。

我愛看電影這是所有朋友都知道的事情,這似乎也是雙魚座天性愛幻想的絕佳表徵,透過聲光效果或是精心編排的劇情往往能讓我自在的遨遊在幻想國度中,或許對我來說,那也是個逃避現實的方式。

我愛看科幻以及驚悚片,即使小時候因為電視劇「天眼」曾嚇到半年不敢在學校廁所嗯嗯,即使都快拉出來了也堅持要跑回家嗯嗯(結果當然是拉在褲子上),但是只要天眼一開播,我就乖乖的拿著棉被安靜的坐在電視前(棉被當然是用來遮眼睛用),看吧,多自虐的行為啊!

比如說『愛刺激』。

小時候我很愛玩炮竹,歸根究底其實是我很喜歡玩火,因此從小到大相關生火的任務幾乎都是我包辦,不管是烤地瓜還是烤肉,或是那年中秋節放火燒了人家的草原,我想我應該有個隱性的基因叫做『縱火狂』吧?然而,我卻討厭抽煙,這似乎蠻弔詭的,哈!

另外,我是那種『大膽』的傢伙,無論是酒膽或是色膽,都遠遠超越了我實際表現出來的結果,也因此除非我親口吐實,否則沒人發現眼前這傢伙基本上裝模作樣的工夫真是出神入化。

舉例來說,每次玩大怒神或是雲霄飛車,我都會很鄙視某些朋友『靠~這樣就不敢玩喔?』,事實上每當我拉下安全拉桿的時候,心中其實都在靠腰『幹~他媽的我怎麼又上來了……』。

最近新養成的習慣是,『想念我家的哞哞』。

比如說每周末一定要打電話給他,免得這傢伙老是在打麻將然後忘了我在廣州苦命;比如說我會偷偷翻著以前跟他出去玩的照片,然後回想著當時的點滴;甚或是人格分裂成我和他來個虛擬的自我對話,哈!

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養成這個習慣,只知道這樣的習慣還不賴,至少心底會是暖暖的。

如果姑且不論中間分手,斷斷續續之中仍然保持跟哞哞的聯繫,前前後後加起來也超過五年了,我很珍惜這樣的緣分,也期望能繼續走下去。

讓我們一起加油吧,哞哞!
創作者介紹

白色漸層

白色漸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